美国水球运动员玛姬·史蒂芬斯:目标不只是夺金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胜后的史蒂芬斯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胜后的史蒂芬斯

美国女子水球队的实力毋庸置疑。

她们是奥运卫冕冠军,是连续三届世锦赛和泛美运动会冠军,自2014年以来在国际泳联世界联赛中保持不败。直到今年1月她们才结束69场连胜的纪录。

在接受奥林匹克频道采访时,队长玛姬·史蒂芬斯表示:“没有什么秘诀,也没有什么神奇的配方,真的是因为我们建立起来并且一直在发展的这个团队。是因为人,因为团队,因为我们配合和训练的方式。说实话,我们很努力,有动力,而且从不放弃,队里的姑娘们都很棒。”

听了史蒂芬斯以上的这番话,也就不会惊讶人们为什么对她们卫冕冠军充满信心了。不过对她来说,奥运金牌仅是她所热爱的水球运动中的目标之一。

天生与水球结缘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史蒂芬斯从基因里就注定同水球运动结缘。

她的父亲卡洛斯在孩童时期就开斯玩水球,入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后,曾连续三次入选全美明星队。他通过水球运动结识了史蒂芬斯的母亲佩吉,史蒂芬斯的哥哥姐姐们也都是水球运动员。

所以这一切似乎是天生注定的。

史蒂芬斯回忆道:“我记得我爸和哥哥姐姐们去看伯克利男子队的比赛,我们家后院里也放着水球。那会儿我还不知道水球这个运动,但我知道水球长什么样。我那它当篮球和足球使用,我对这个黄色的球很熟悉。”

史蒂芬斯和队友们在击败意大利队后获得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水球冠军
史蒂芬斯和队友们在击败意大利队后获得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水球冠军
2016 Getty Images

在她八岁的时候,悉尼奥运会——首届设立女子水球比赛的奥运会——水球比赛亚军莫琳·奥图尔来到她的家乡开设了第一家水球俱乐部。

史蒂芬斯决定试一试。因为当时没有U12和U14的组别,九岁的她被分配到了U18组。

她回忆道:“当时都不算是在打球,只能勉强算在队里。‘

尽管如此,和比自己更快、更强也更灵巧的年长队友们一起练习的经历也让年幼的史蒂芬斯意识到挑战的重要性和失败的价值。在她加入的第二年后俱乐部增加了年龄分组,不过她还是坚持更年长组一起练习。她说:“我知道如果我坚持下去的话,我就能变得更强。”

奥运梦和姐妹情

2008年,当史蒂芬斯的姐姐杰西卡入选美国代表队参加北京奥运会,她们全家都前往北京去支持她。这个经历不仅让她见识了奥运赛场的比赛,也在她心里种下了奥运梦的种子。

如今已经26岁的她回忆道:“那段经历很棒。我从小就知道我想成为奥运选手。我以前想成为米娅·哈姆,想和她一样在奥运会踢球,但后来我遇到了水球,我就决定或许可以通过水球实现这个目标。我真的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在观看我姐姐和她们队比赛的时候,我心想要加入她。我相信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次年,16岁的史蒂芬斯实现国际赛场首秀,随后在2010年国际泳联世界联赛和世界杯中和队友一起夺金。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她和姐姐杰西卡一起帮助美国队在决赛中以8-5战胜对手西班牙,获得首枚女子水球金牌。她以21个进球的优异表现荣登得分榜首,并获得最有价值球员奖。

她在采访中谦虚地把这一切归功于姐姐。

她说:“2012年伦敦奥运会是很神奇的一段回忆,我一直都跟她说,在2012年赛场上她是我的超级力量,因为她承担了所有的压力,让我能发挥自如。我信赖和尊重我们团队,但是姐姐在场就是我心里的一股超级力量。”

美国vs西班牙 - 女子金牌赛 | 2012年伦敦奥运会回看
01:20:50

展望东京2020

史蒂芬斯和队友们在里约奥运夺金,但现在不得不再等一年才能在东京奥运会上争取卫冕。

谈到奥运延期,她表示:“最初挺难面对的,但现在我已经完全能接受,并继续为明年而准备。我们当然想成为最强的队伍,我们希望能带一枚金牌回国。”

尽管美国女子水球队自2008年北京奥运以来就一直称霸奥运赛场,史蒂芬斯表示面对西班牙、匈牙利、中国、澳大利亚、意大利、加拿大、俄罗斯和希腊等劲敌,在比赛中冲进前三并非易事。

“这些国家队伍间的激烈竞争正是女子水球比赛充满乐趣的原因所在,对手都很强,所以场场比赛都需要准备好,”她说。

在赛场外,史蒂芬斯也有另一个目标。她希望能推动水球运动发展,帮助年轻的水球运动员们认识到自己的榜样,并追随榜样们的步伐前进。

她说:“我很感激2000年以前女子水球运动上的先驱者们,作为女性,我们能推动水球运动的发展,能让更多的女性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能给予她们更多机会、更高的报酬,这样当我最终退场时,水球能成为对女性更友好的运动。我现在想回馈社会,想像前辈们一样,成为年轻女孩们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