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隔离地点

2020年5月5日,德国拳击手妮娜·梅因克在柏林家中训练
2020年5月5日,德国拳击手妮娜·梅因克在柏林家中训练

在过去几周,因为疫情封锁只能待在家中的运动员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以保持活力。然而,有些运动员并不是被困在家中,他们有的困在体育馆,有的困在船上,还有一些困在酒店里。

人间天堂

已经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哥斯达黎加冲浪运动员布里萨·轩尼诗可以说是在人间天堂准备她的奥运首秀。

在世界冲浪联盟的一部纪录片里,轩尼诗说自己非常幸运,在隔离期间能冲浪、能尽兴地跑,甚至能钓鱼,因为她和亲戚们在纳莫图岛上的度假别墅里。纳莫图岛是斐济几百个小岛中的一个。

把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当家

巴拉圭马拉松运动员德里斯·阿亚拉在隔离期间一直待在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办公地,因为他的室友被认为存在高新冠病毒感染风险,巴拉圭奥林匹克委员会同意让他在隔离期间住在委员会办公室里。

于是阿亚拉就比其他运动员幸运了,他能专享奥委会的跑道,感到无聊的话,他还能一个人到足球场飞奔。

两人坐拥足球场

尽管这不是一个奥运故事,但西甲马拉加足球俱乐部的一名雇员被发现自从1966年以来一直住在球场里,这一新闻震惊了体坛。和许多人一样,安德烈斯·佩拉雷斯在疫情中被困在家里,但他的家可是能容纳两万多名球迷的玫瑰园球场。不过好在他不是孤身一人,他的儿子还有一条狗也跟他一起住在那里。

船上的隔离时光

澳大利亚帆船运动员玛拉·斯特兰奇在一条船上追逐着自己的奥运梦想。疫情期间,她和家人一直待在布里斯班海域的一条船上。当然,她的训练因此也没受太大影响。

就算待在真正的家中,运动员们也没有停止训练。奥运会是推迟了,但是奥运会总会举行。因此不管被困在哪里,运动员们也要时刻准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