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超攀:坚持奥运目标,开发新技能

2017年世锦赛上完成个人全能单杠比赛的林超攀激情庆祝
2017年世锦赛上完成个人全能单杠比赛的林超攀激情庆祝

说到近年来中国男子体操全能,有一个名字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那就是林超攀。

5岁开始练习体操的林超攀早在2008年就入选了国家体操集训队,随队参加青少年组的比赛。

2013年安特卫普世锦赛是他开始崭露头角的地方。那届赛事上,首次参加世锦赛的林超攀就在双杠项目上有惊人的表现,最终和日本体操“王者”内村航平并列冠军。

此后,他就成为世锦赛的常客。中国男团2014年、2018年世锦赛摘金、2019年世锦赛夺银、2015年世锦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斩铜的过程中均有他的参与。此外,他还在2017年世锦赛上获得个人全能亚军,当时他在决赛中输给了队友肖若腾。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他将个人全能和团体全能两枚金牌收入囊中。

肖若腾(中)和林超攀(左)分别夺得2017年体操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冠亚军
肖若腾(中)和林超攀(左)分别夺得2017年体操世锦赛男子个人全能冠亚军
2017 Getty Images

以全能见长的林超攀在2017年之后由于伤病的原因,出现在全能比赛赛场的机会并不多。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他经历了人生最长的一次冬训,同时赛事停摆也让他没有机会去检验自己恢复情况到底如何,能否扛得住全能六项比赛对于身体和心理压力。用他自己在2020年全国体操冠军赛后接受央视采访时的话讲:“再不比全能的话,可能自己连比全能是什么感觉都忘了。”

好在2020年全国体操冠军赛来得正是时候,给长期封闭训练的运动员提供了一个展现自己的舞台,同时也让他们有机会全面检验自己的状态。本届赛事上,林超攀在个人全能比赛中排名第四,单杠比赛获得亚军。成绩相较于自己巅峰时期有很大差距,赛后林超攀也对毫不掩饰对自己表现的不认可,他表示:“对自己不是非常满意,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推迟很久才比赛,真的想进入比赛状态恐怕还需要点时间。前一段时间有一点小伤病,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影响。所以说,这次不是准备的非常充分才来比赛的。这次主要就是来锻炼一个双杠下法。”

奥运冠军才是真正的金字塔塔尖,每个运动员都想往那个地方走,所以这就是我坚持的目标。

林超攀口中的双杠下法是他为备战东京奥运会,提升团体和个人竞争力所准备的“大招”。在冬训期间,他将双杠的下法升级为F组难度——支撑后摆团身前空翻两周转体180度。

据他本人透露,在得知要参加体操冠军赛后,他就一直专注于这个新下法的练习,已经达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下课比手势,回到房间比手势,吃完饭比手势。天天给自己洗脑,我这个动作到底应该怎么做。想的我觉得白头发都长出好几根了。我真的很想把这个动作做出来,所以我才会这么投入。”

这次体操冠军赛是林超攀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亮出这个下法,由于在之前的训练中从未在成套动作中加入这个新下法,比赛中的他心中也是极为忐忑不安,林超攀透露道:“那个动作给我压力太大了,因为还不是特别成熟。做这个下法我已经摔过三次了,我对它已经有阴影了。我总觉得我会过不来,或者磕杠。”

在个人全能预赛中,由于心中存有对于这个动作的顾虑,林超攀始终兴奋不起来,表现也差强人意。不过,在双杠比赛中首次亮出“大招”并取得成功后,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这让他本人倍感振奋,对他在决赛中的发挥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对此他表示:“就这个新动作而言,我感到挺满意的,其它的表现就一般般了。”

个人全能决赛中,能够明显感觉到林超攀的状态起来了,他在自由体操和跳马比赛中的成绩均为全场第一。谈到状态的大转变,林超攀表示:“从进场我(状态)就起来了,没有觉得很压抑。就是一口气,平时训练的时候气可能在胸口这里,比赛中,气就冲到了最长的一根头发上。”

但是即使有了预赛中新下法首秀的成功,林超攀在双杠决赛前心理上还是难免会紧张,在教练的鼓励下,他最终“突破了自信心上的一个坎”。两次成功完成新动作让他倍感开心,之后的比赛表现得更加从容。

林超攀在双杠下法上增加了难度
林超攀在双杠下法上增加了难度
2017 Getty Images

展望东京奥运会,奥运金牌是林超攀长久以来一直坚持的目标。东京奥运会采取433的赛制(即4人为1队,3人上场,计入3个有效分),因此对于选手的全面性要求更高。这也是激励林超攀继续磨练自己的动力所在。

虽然难度升级、个人全能项目上也开始恢复,但是能否最终代表中国队登上东京奥运会赛场还是未知数,对此,林超攀唯有继续努力,证明自己。

他表示:“有实力就不会去担心能不能参赛这个问题。如果我没实力,自己都害怕,自己心里都没底到底能不能参赛,这种状态下即使我参赛了也要担心会不会拖中国队后腿。所以现在主要就是把自己的状态和训练水平再往上提十成,一成是肯定不够的。奥运冠军才是真正的金字塔塔尖,每个运动员都想往那个地方走,所以这就是我坚持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