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妮·道格伦:让链球带走烦恼和不安

珍妮·道格伦在2019年泛美运动会上
珍妮·道格伦在2019年泛美运动会上

阿根廷链球选手珍妮·道格伦表示:“我活得越轻松,掷出的链球就越远。”现在,她的目标是参加个人第五届奥运会——东京奥运会。回首走过的路,她发现体育运动帮她走出了学生时代遭受欺凌的阴影。

阿根廷链球运动员珍妮·道格伦正在创造历史,她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个人第五届奥运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

道格伦首次亮相奥运赛场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当时她认为是“梦想成真。”

从那时起,她参加了四届奥运会,每届都有不同的收获。东京奥运会将是她链球生涯的最后一届奥运会。

“每届奥运会上,我都会有新面貌。四年时间里人会成长,每届奥运会的期待也不一样。对我来说,奥运会是我人生的荣耀。我希望东京奥运会是我链球生涯的最后一届,我用奥运会告别田径赛场,画下完美句点。”

她所说的东京奥运会是自己最后一届,这最后一届是指夏季奥运会。她畅想着自己能够有机会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雪车比赛。

“我喜欢这种挑战。除此之外,梦想助我延长运动生涯,这是我所喜爱的。新的挑战和链球运动有很大不同,对我来说将会是全新挑战,因此我非常有动力。”

参加奥运会是我一生的荣耀。

曾痛恨生活的奥运选手

四届奥运会上的珍妮·道格伦反差很大,这种反差不止体现在运动层面,也体现在她的性格方面。2004年的她和2020年的她截然不同。

第一阶段的她是成为奥运选手之前的她,当时她很迷茫,被自己和外界伤害很深。她被侮辱,周围一切充满不确定,她也对自己的身材感到不满。田径的出现打破了她的自闭。从第一次接触链球时起,她已经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作为运动员让我找到了保护伞。15岁时,我在校园被人欺负。当时我想,‘我的身材实在是太糟糕了,但是至少它能够让我在链球运动上拔尖。’因此,我开始原谅自己的身材。”

珍妮回忆道:“在田径场上,我看到了一群身材和我一样的人。他们一直都跟我说,我的身材让我在这项运动中非常有优势。在学校时,身材给我带来的都是负能量,但是在赛场上,全都变成正能量了。这是运动给我带来的第一个影响。后来,我对链球产生了巨大热情,也找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方式:训练、挑战自我、旅行、比赛、获胜,早年的我非常享受这一切。”

珍妮·道格伦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表现不佳
珍妮·道格伦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表现不佳
2012 Getty Images

运动的两面性

然而,运动也有B面。年轻的她希望在学校保持低调,但是很快她就成为焦点。赢得比赛胜利让她脱颖而出。公众的眼球聚焦在自己身上后,给予的评论往往是两个极端:表扬和批评。

珍妮回忆道:“这很难,尤其是在阿根廷。事情永远就是只有两个极端:要么你是牛人,接受赞扬;要么你就接受批评。职业生涯的某些阶段,外界的评价对我影响很大。对于那些批评我很介意,说到底,运动员也是普通人,所以我经历了一些黑暗的时光,我也质疑自己。如何面对负面评论也曾经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难题。”

在运动生涯初期,这种批评的声音并不存在。但是道格伦通过胜利逐渐成名后,情况就变了。

“15岁正是人的性格形成期,但我当时觉得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撑起自己的东西,由于我的身材,我很自卑。当我接触链球后,胜利和奖牌让我提升了自信。但是由于当时的成绩并不稳定,我的自信心也经历了起伏。”

2012年,她参加了伦敦奥运会,但最终排名垫底,三次犯规导致她没有成绩。

“伦敦奥运会对我影响很大。就像地震一样,而我不知道原因。当然,我会为糟糕的成绩感到内疚,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能够给我带来如此大的影响,直到我意识到,自己是已经习惯了取得好成绩,好成绩让我获得自信。当时我感觉很矛盾,如果没有取得好成绩的话,我是谁?”

但是,珍妮并没有被击垮。

她必须要转移注意力,不能把焦点全部放在运动上。

最好的珍妮·道格伦

就这样,珍妮迎来了最好的自己。

“很多年过去后,直到我认为没有什么需要被原谅的时候,那才是真的我。我努力训练是为了能够有更好的身材。现在我在减重,因为我已经36岁了,我希望保护自己的关节。我这样做是为了自己感觉更好,同样也是一个挑战。虽然我是奥运选手,但我的身体并非那么健康。现在我要开始以最好的方式体验生活,保持健康,不只是身体上,心理上也是。我正在试着真正爱上自己。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成功。”

榜样

珍妮出了一本写给小孩子的书,告诉他们在被人欺凌时该如何应对。

“对我来说,帮助其他人是很让我感到鼓舞的,因为我相信很多女孩都有被孤立的经历。如果你的心态是消极的,你就会一直做出消极的决定。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些问题的重要原因。抱怨这个世界可怕是最简单的事情,最难的事情是虽然你不喜欢这个社会的某些观念,但是能够要主动求变。出书和演讲都是希望促成我希望看到的那些改变。”

这些话语在珍妮15岁最需要的时候,没人告诉她。对此她表示:“我想过如果我和15岁的珍妮说这些话会怎样,我觉得她不会听的。我特别希望告诉她要爱自己,因为那时的我一直在憎恨生活,浪费了很多时间。我们要热爱自己,忘掉不安以及别人的期许。我们要对自己坦诚,不遗余力地热爱自己。如果出发点是憎恨自己的身体,这就意味着从一开始,你就被负能量侵蚀了。”

过去我一直在憎恨自己的身体,现在看来是浪费时间。

她所从事的运动就是她生活态度转变的最好比喻。

不确定性也好,压力也罢,将所有消极因素给自己带来的沉重负担一股脑都抛出去,就像链球一样。

“说起来确实有点讽刺,我一直对自己的身体不满,但是我选择的运动又特别依赖身体。确实,把所有消极因素向链球一样扔出去的比喻很棒,我扔的不仅仅是链球,同样也有期待、压力、坏习惯。有时我在想,链球距离不够远,可能是因为外界的期待、批评增加了它的重量。现在我长大了,我感觉自己活得越轻松,链球飞的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