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长跑名将肯尼萨·贝克勒谈自己的马拉松目标

肯尼萨·贝克勒
肯尼萨·贝克勒

尽管伦敦马拉松比赛延期,贝克勒依旧对比赛充满期待:“到时候和埃鲁德·基普乔格同场较量。因为我们都准备好了,我相信会是很精彩的比赛。”

当肯尼萨•贝克勒在2019年9月回到柏林,他要面对的是这几年来一直努力避免发生的事。

作为奥运冠军的他在前两年中有三次未能跑完马拉松全程,这令他感到很不安,因为从2003年到2011年的八年间,他一直在男子10000米比赛中保持不败的地位。

这次在柏林的赛道上,他终于重获胜利,以个人最佳成绩2小时1分41秒夺得冠军。这一成绩仅比世界纪录慢两秒。

这次胜利坚定了他的信心。他相信自己接下来能追上这两秒,甚至能创造两小时的新的世界纪录。之前他的劲敌埃鲁德•基普乔格在未公开和有协助的情况下曾到跑出过两个小时的成绩,但正规比赛都不会允许有任何协助。

在接受奥林匹克频道的专访时,贝克勒表示:“我相信我能跑出两小时的成绩。我能比现在的世界纪录快,或许能接近两小时。这也和天气和赛道情况有关。”

世界纪录保持者

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贝克勒目前仍是男子5000米和10000米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他于2014年从田径长跑项目转到公路马拉松。在巴黎他完成了精彩的马拉松首秀,以2小时5分4秒结束比赛,但之后他陆续遭遇挫折。

在几个月之后的芝加哥赛场上,他以第四名的成绩排在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基普乔格之后。赛后因跟腱负伤他不得不休息一段时间。

2016年他在柏林马拉松获得冠军,但此后饱受伤痛困扰。谈到那段低落的时期,他说:“连续在赛场上15年或者20年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很少有运动员能做到,因为途中会经历许多事情,比如负伤。路上总是困难重重。跨越这些障碍再回归赛场就变得尤其特殊。”

自从去年柏林比赛之后,37岁的贝克勒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状态。不过距离世界纪录仅两秒的遗憾至今还留在他的心中。

就差几秒……两秒。就差两秒差点刷新马拉松世界纪录,就两秒。太遗憾了,令人心痛。

他说:“虽然我不是朝着世界纪录去的,但是我争取了。我当时的重心是要跑出自己的最佳成绩。打破世界纪录当然不容易,就我自己最好的成绩离它也还有一段距离,所以那天我就想跑出自己最佳就行。可能因为我没有专注在纪录上,我也就错失了机会。或许我在策略上失误了,在最后两公里的时候,我应该朝着世界纪录冲刺的,但我没有。”

尽管如此,他在柏林赛道上飞快的速度将个人成绩提高了一分钟,这得益于他的教练哈吉·阿德罗制定的新的训练计划。两人从2019年开始合作。

下一个目标:2020年伦敦马拉松

已在越野、田径和公路比赛中获得17个世界冠军头衔的贝克勒非常想尽快弥补柏林赛场上的遗憾,他把目标放在今年的伦敦马拉松比赛上。

他相信自己在伦敦能发挥最好水平。届时他的对手包括来自肯尼亚的基普乔格。在一次非官方比赛中,基普乔格以1小时59分40秒完成比赛,成为两小时内完成全程马拉松的历史第一人。

此前两人曾在四次比赛中同场较量,基普乔格几乎赢得了自己所参加的所有马拉松比赛。贝克勒能否超越这位劲敌呢?

“当然可以,因为他也是人。只要准备得够好、身体够强就可以,一个人不可能每场比赛都100%投入,” 贝克勒说。

原定于4月26日举行的伦敦马拉松比赛已经被延期至10月4日,不过贝克勒依然忍不住设想假如比赛按原定日期举行时的场景。

到时候和埃鲁德·基普乔格同场较量。因为我们都准备好了,我相信会是很精彩的比赛。

他说:“我很尊敬基普乔格。他是一名强劲的对手,他也很聪明。我们俩一起能呈现一场很棒的比赛。如果我们今年能一起比赛,肯定会非常非常精彩。距离比赛也不是很远了,5、6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目前他在位于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郊外的苏尔塔森林中训练,每周保持训练6天。他说4月26日那天他会停下训练。“我要记住那一天。我会祈祷,就像是我那天要参加比赛一样。现在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必须待在家中。全世界都在经历这个困难时期。我希望能帮助那些需要经济支持或其它援助的人。许多人在疫情中变得更加贫困,”他说。

除了是体育赛场上的大赢家,贝克勒在商场上也表现不俗,他的生意涉及酒店、度假村和运动中心。他为出资捐助了埃塞俄比亚的疫情应急项目,还表示愿意帮助将肯尼萨运动中心改造成临时治疗设施。

2小时的马拉松纪录

贝克勒的目标不只是达到现有的马拉松世界纪录,他要跑进两小时,打破这个纪录。

这次,我将专心朝着世界纪录的目标跑。

尽管他坦诚去年十月份基普乔格在维也纳的表现给了他动力,他说:“要跑得比他还快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回顾我们两个人的赛绩,你会发现我们其实很接近。我们有能力,从田径赛场再到马拉松赛场,这就是我们的与众不同之处。

那在贝克勒心中,是什么让他和基普乔格如此与众不同呢?

他回答道:“我们都在奥运会5000米、10000米和世锦赛中获得了冠军。如今我们都成为了马拉松跑者。有多少人能和我们一样?”

贝克勒和基普乔格这对强者的比赛也将是东京奥运赛场上的一大看点。

尽管2016年他被埃塞尔比亚田径协会排除在里约奥运会的参赛选手名单之外,明年他很可能回归奥运赛场。

谈到奥运延期,他表示一年并不是太长的时间。他说:“我希望我能保持好的状态、能保持自律,因为一年一眨眼就过去了。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健康、保持状态。”

内容来自奥林匹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