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格里西耶:出人意料的金牌之旅

格里西耶在2019年欧洲田径U23锦标赛10000米夺冠后欢呼
格里西耶在2019年欧洲田径U23锦标赛10000米夺冠后欢呼

年仅23岁的吉米·格里西耶被认为是法国长跑的明日之星,但其实他最初的起点并不是跑步。在采访中他透露了自己是如何从绿茵场转向田径跑道的。

当吉米·格里西耶去年在瑞典耶夫勒跨过5000米终点线时,他成为欧洲U23(23周岁以下)长跑赛场上的新晋王者。

在那场欧洲田径U23锦标赛上,格里西耶不仅夺得了5000米冠军,两天前他还夺得了10000米冠军。

尽管他获得过三个欧洲青年越野跑冠军头衔,但此前他从未在田径跑道上获得主要赛事冠军。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他回忆道:“5000米比赛开始前,我感到压力很大,因为每个人都关注我的表现。于是为了让大家在比赛中忘记我的存在,我故意让其他选手领先,直到最后100米才开始冲刺,就成功了。”

就在那一刻,他的人生也改变了。

放弃绿茵场上的梦想

在他成为法国长跑界最有竞争力的新星之前,格里西耶最初其实是在其它赛场上奔跑。

他成长在法国北部城市滨海布洛涅,自小就在田径和球类运动展现出过人天赋。小时候他想追随那些足球明星的脚步成为足球运动员。

他表示:“我最爱足球,很享受踢球。”

那时候发现格里西耶天赋的不仅有当地的田径教练,还有足球教练。

“那些教练跟我说他们从未在其他球员身上看到过我这样的技术。在参加当地小学田径比赛的时候,我就超过了一些年轻的运动员,”他说。

最终,16岁的他既参加越野跑,又踢足球,但他最终得做出选择:是继续朝着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目标努力,还是听取田径教练的建议转向田径?

一年后,他被选中代表法国参加在危地马拉举办的学生足球世界杯,同时他还答应参加在中国举行的青少年越野跑世锦赛。

不过就在几个月后,他做出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重大抉择。

“17岁的时候我决定不踢球了,因为教练们说我能进入法国队,能参加奥运。能穿着国家队战袍,感觉一定很美,”他说。

不断有人跟我说,从路跑和越野跑转型径赛要取得成绩很难。

结束欧洲越野跑锦标赛决赛后的格里西耶
结束欧洲越野跑锦标赛决赛后的格里西耶
2019 Getty Images

破除成见

决定追求田径生涯后,格里西耶就没有停止过奔跑,特别是在他最喜欢的项目越野跑上。2017年,他在欧洲U23越野跑锦标赛中收获自己第一个冠军头衔,此后连续两次卫冕。

但他还面临着一大难题。当越野赛赛季结束,他必须开始径赛赛季,可是不管他多么努力地尝试,他都没办法取得想要的成绩。

伴随他的失落而来的是人们的批评声。路赛或越野赛跑者不可能在径赛取得好成绩这种成见使他日益感到压力。

他说:“不断有人跟我说,从路跑和越野跑转型径赛要取得成绩很难。每次径赛赛季一开始,我心里都压着块石头,因为我在越野赛表现很好,在径赛却成绩寥寥。我必须消除心里的杂念,因为一旦开始动摇,事情就变复杂了。”

格里西耶就这个心结跟他的教练阿诺·蒂尼尔有过几次长谈,依靠不懈的努力和决心,他最终消除杂念并在2019年欧洲锦标赛上获得冠军。

他表示:“我重拾了信心。再也没有人能多嘴妄评越野赛跑者和路跑者了。只要你跑的好,你在哪里都能跑得好。”

如果要成为一名好的职业跑者,我必须在学校也表现得好,所以我没有放弃学业。

逆境中获得成功

在他还是青少年时,格里西耶或许并没有想到运动也能帮助他获得学业上的成功,他的家乡滨海布洛涅是一个工业地区。

他回忆道:“我的社区环境不是很好,我在学校成绩也不好。如果运动没有帮我找到出路的话,我可能就得退学去工厂打工了。我知道,如果要成为一名好的职业跑者,我必须在学校也表现得好,所以我没有放弃学业。我知道自己想要在运动上取得成功。”

在两年时间里,他除了学习,还在一家法国银行做实习,去年他获得了谈判和客户关系方面的高级技师证书。他的人生再一次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获得证书后,他全身心投入到田径生涯和训练中,每周训练量从原来的90-100公里增加到140公里。

奥运梦想——障碍跑

本来格里西耶距离奥运会的目标很近了——他在5000米项目的个人最佳是13分23秒,而奥运的达标时间是13分13秒50。去年二月,他以13分18秒的成绩刷新了欧洲5000米公路赛的纪录。

他表示:“如果奥运会在今年举行的话,我应该可以获得资格。这个赛季我能跑13分10秒或者13分5秒。”

但是现在,法国人希望东京奥运会时征战一个从未染指过的项目——300米障碍赛。目前为止,他尚未参加过这个项目的比赛。他的法国同胞马希迪内·梅克希希也在争取该项目的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他说尽管需要时间来训练和提升,但这是他最有机会获得资格的项目。

他解释说:“障碍跑中的变速、障碍、竞争的激烈度,比赛的快节奏和赛道的长度,这些都和越野跑很像,而我在越野跑上几乎是最强的。”

虽然在这个项目中缺乏经验,他说果断地表示:“我只用证明自己,不会损失任何东西。我知道我要尊重这项比赛,要努力训练。”

一切皆有可能

今年早些时候,格里西耶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参加训练,以达标奥运资格赛。

但因为疫情他回到了法国,现在每周和3000米障碍跑队一起在巴黎郊外训练一次。虽然他也没有放弃5000米,但如果两个项目都获得资格的话,他会选择障碍跑。

去年在一次采访中谈到2024年巴黎奥运会,格里西耶表示自己也想加入马拉松的比赛队伍。

“以前我心里有个结,但在耶夫勒比赛之后,我跨过了这个坎儿,所以我想看看自己在哪个领域最强,在哪个领域最有希望成为奥运冠军吧,”他说。

如今他有了更多的准备奥运的时间,他的目标也很明确:“我希望能进入东京奥运会决赛,到时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