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展示重生和坚韧

1964年东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体育场内的记分牌上用英文字母写着日语的再见
1964年东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体育场内的记分牌上用英文字母写着日语的再见

1964年10月10日,第18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开幕,这是奥运会首次在亚洲举行。东京2020官网通过《东京1964》系列带您回顾了56年前的这场体坛盛宴,细数其中动人瞬间。在系列的最后一篇,让我们一起看看1964年奥运会给东京和日本留下的不朽遗产。

五十六年前东京举办那届奥运会至今仍被许多人视为日本的转折点。那届奥运会见证了日本战后复苏,成为国际社会和平的成员、全球工业强国和和优质技术产品的出口国。

坂井义则登上163级台阶的主火炬台点燃主火炬时,那一刻宣告的不仅仅是奥运会的开始,也是一个全新日本的诞生。

在那届奥运会上日本宣传自信、文化以及技术引领力,由于采用的诸多创新,有英国记者将它称为“科幻小说”奥运会。

56年之后,东京在面临新冠疫情肆虐的情况下筹备奥运,希望能举办一届和后新冠时代相符的大会,重生和坚韧的主题再次浮现。而这一次,东京代表的将是全世界在这场疫情中的坚韧。

“1964年,首次在亚洲地区举行的那届奥运会标志着一个和平的、有活力的日本迎来新的开始,”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三月的圣火采集仪式上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再次成为所有日本人希望与自信的象征。

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有哪些创新?让我们一起回顾。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坂井义则

技术和设计创新

科技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一个主要关注点。从首次利用卫星转播彩色电视节目到新干线,这届奥运将东京和周边转化为新技术热点区域。

卫星转播给人类带来了巨大飞跃,日本政府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合作发射通讯卫星,最初只是为了电话通信使用,采用新技术后,卫星能转播电视信号,将奥运实况展现给全球三分之一的人群。

奥运期间首次采用的近距离收音麦克风以及慢动作重播技术进一步优化了电视观众的视听体验,奥运开幕式以及摔跤、排球、体操和柔道等赛事首次采用彩色转播。

除此之外,通过连接发令枪、石英表和终点摄影计时系统,比赛结果能精确到毫秒。同时,撑杆跳高运动员使用的铝制杆也被升级为更轻更具弹性的材料。

1964年东京奥运会还开创了用象形图标来介绍运动项目的先河,而2020年东京奥运会更进一步,在奥林匹克历史上首次以动态形式呈现竞赛运动图标。

被认为是日本平面设计奠基人之一的龟仓雄策是1964年东京奥运的视觉负责人,他设计了大会的会徽和海报。

1964年东京奥运会,安·帕克成为女子800米黑马惊喜夺冠
1964年东京奥运会,安·帕克成为女子800米黑马惊喜夺冠
© 1964 / Comité International Olympique (CIO)

基建设施

东京在成功申办1964年奥运之后加速了酒店、公园等城市建设,同时改善城市供水和污水处理系统。

公路和铁道建设也得到发展。东京至大阪的新干线在奥运会开幕前9天开通,这是当时时速最快的列车,也成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最受瞩目的遗产之一。此后新干线运行线路扩展至日本全国。

另外,东京单轨电车也是世界上首个用于城市公共交通的单轨电车。截至2019年,全线长17.8千米的单轨电车周载客量高达30万人次。在1964年奥运会之前,东京地下铁线路和首都高速道路网也得到扩充,有助于缓解东京市内交通拥堵。

苏联体操名将拉里莎·拉特尼娜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体操比赛前做训练
苏联体操名将拉里莎·拉特尼娜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体操比赛前做训练
© 1964 / Kishimoto/IOC

1964年奥运比赛场馆如今依旧大展身手

1964年东京奥运会,国立代代木竞技场内举行了游泳、跳水和篮球比赛,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杰出的运动设施之一。其出众的设计和独特的屋顶悬挂结构融入了传统日式建筑元素以及西方现代美学。至今它仍是许多赛事的举办场所,也是周围社区文化体育交流的中心。

其它作为1964年奥运场馆的设施如今也依旧大展身手。国立代代木竞技场、日本武道馆马事公苑东京体育馆江之岛游艇码头朝霞射击场这六个场馆将在明年继续举行东京奥运赛事。

日本著名摔跤手渡边长武参加奥运会摔跤资格赛
日本著名摔跤手渡边长武参加奥运会摔跤资格赛
© 1964 / Kishimoto/IOC

日本运动员的“根性”

1964年东京奥运会最为耀眼的遗产应属日本运动员们留下的影响。

日本女排在那届奥运会打败劲敌苏联队勇夺金牌,俘获了所有日本人的心。女排决赛成为收视率最高的一场比赛,也推动了排球运动在日本的发展和传播。在那届冠军队之后,新一批的日本女排在往后的奥运赛场也有出色表现。她们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夺冠,在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1972年慕尼黑奥运、1984年洛杉矶奥运及2012年伦敦奥运都站上了领奖台。

足球运动员们同样表现不凡。日本队在小组赛阶段以3-2击败阿根廷队挺进四分之一决赛。1965年开始了日本足球联赛。

在所有这些运动中,运动员们都体现出了日本强调毅力和斗志的“根性”,这一性格特点在获得马拉松铜牌的圆谷幸吉身上体现更为明显。

1964年东京奥运会女排决赛

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遗产还体现在其它方面,包括运动俱乐部和训练中心的兴起,使得运动成为日本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这一趋势始于日本政府在1961年颁布的《运动振兴法》,该法明确了在地方和国家层面推广运动的措施。新成立的日本青少年运动团体使更多儿童有机会接触运动,截至2018年,该团体有65万青少年成员,涉及日本全国3万多家运动俱乐部。

1964年东京奥运会还增强了日本人民的凝聚力。电视机的普及让众人有了共同的国家体验,此后数十年间不断重放的奥运纪录影片也有助于确立这届奥运在世界上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