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主席:“奥林匹克圣火能成为隧道尽头的光亮”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

今天,国际奥委会主席就与东京2020奥组委达成推迟东京奥运会的共识接受国际媒体视频采访。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记者会前致辞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不仅清楚这一全球大规模流行疫情的严重性,更深知它对人们生活所产生的影响,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先生、日本合作伙伴和朋友们电话会谈之后我们更加确认这一点。对于疫情的最新情况和近日出现的令人震惊的确诊人数,我们其实非常担忧。比如在非洲地区,确诊病例数表明当前正处于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南美洲、大洋洲和世界其它地区。在这一背景下,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于上周日召开了会议。而在会议举行的当天晚上及周一,出现了更多惊人的病例数,也有更多国际旅行限制措施出台。

考虑到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及增长的传播速度,世界卫生组织于周一晚间提高疫情风险预警,表示病毒的传播正在加速,同时表明希望与G20国集团首脑举行会谈。此后我们决定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今天举行电话会谈。鉴于当前的形势,我们在电话中就以下问题达成协议:为保护所有运动员、奥运会参与者以及国际社区的健康,第三十二届夏季奥运会——东京奥运会必须重新确定日期,重定日期范围在2020年之后,最晚不能晚于2021年夏天。作为我们对此的承诺以及希望的象征,奥林匹克圣火将保存在日本。与此同时,出于这些象征性原因,本届奥运会和残奥会将继续使用东京2020之名。

在会议结束之际我们都表达了希望,在克服了COVID-19这一前所未有的全球大流行的危机之后,于明年举行的东京2020将成为人类共同的庆祝。全世界形势正如处在隧道中一般不明朗,而且我们尚不清楚这一形势将持续多久,但奥林匹克圣火也因此能真正成为隧道尽头的光亮。在会谈之后,我们随即召开了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会议,会上通过了我们与安倍首相达成的协议。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受邀参加了此次会议,他代表国际残奥委会对协议表示支持。

关于奥运会的举行日期,请问你们是指会在夏季举行,还是说会大致和东京2020的原定举行时期吻合?请问你们是否考虑过这一决定所带来的额外开支?

安倍首相和我没有讨论关于举办日期的具体问题。举办日期的问题将由奥运协调委员会和组织委员会决定。这将是情景规划中将讨论的议题之一。整个决定过程兹事体大,涉及许多重大要素。奥运会或许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赛事,仅仅是我们之间的一通电话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必须依靠协调委员会与各国际联合会之间的协商,同时还需要有其它合作方的参与。这的确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我们也没有谈及经费开支问题,因为事关人的生命安全,经济上的考量需退居次要。安倍首相承诺日本政府将提供全方位支持,确保这一解决方案可行,保证届时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为了取得这一积极的目标,我也代表国际奥委会作出了全面承诺。

您提到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据和建议在上周末期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同时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您说自己的想法在发生改变。请问上周来自运动员们的反应是否促成了您想法的改变,他们的意见对于达成这一协议或者考虑延迟这一决定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想您已经看了我写给运动员们的公开信,我在信中表示与他们感同身受,并提到我们必须解决当前面临的不确定性,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已经令运动员们不安。当前的情况前所未有,也始料未及,因此对于世界许多地区的运动员来说,是一个相当困难的局面。来自全球的许多运动员也表达了理解。因此,我们所采取的措施一直都是在对的时间随机应变,尽快作出应对。

如果纵观整个事态发展,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重心的转移。

最初我们面临的问题是日本能否为来自全球的运动员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当初,我们对日本方面发展的信心与日俱增。看到日本方面采取的措施、看到数据的变化,我们相信在四个半月的时间内,日本能确保一个安全的环境。

但在之后,我们看到疫情在世界其它地区出现爆发性传播,尤其是在过去几天,传播形势相当堪忧。非洲地区很明显处于流行早期阶段,世界卫生组织在几小时前表示当地需要为最坏的形势做准备。同时在世界其它地区确诊人数也在上升。

我们确立了始终确保运动员健康、为抑制病毒传播做贡献、关爱全球受病毒影响人群的原则,遵循这些原则,我们采取了当下的措施,包括现在诸位看到的这一决定。下面的这组数据将解释事态的加剧变化:确诊病例数首次达到10万经历了67天,而在11天之后,病例数达到20万,之后仅仅4天内,达到30万。现在总共有37.5万。病毒现在全球蔓延,而这些仅仅是被报告的数字。

您是否认为这是自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奥运被迫取消以来奥林匹克运动面临的最严重危机?

轻易做比较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很容易出现不同的解读。考虑到人类在战争中承受的苦难和这些年来战争所带来的影响,我认为把奥运会的延迟与奥运会因战取消放在一起做比较是不正确的。我们只能说这是人类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机。此前我们从未遇到过像这次这样在全球肆虐的病毒。由此我们可以说,这是奥运会从未遇到过的挑战。我也因此认为,这次奥运会的推迟是奥运历史上首次。

各国际联合会在经济上依存于奥运,当中许多联合会已经面临困难。如果没有接下来几个月奥运带来的收益,请问他们能否持续?请问是否有帮助这些联合会的相关计划?

如您所知,在此次与安倍首相的会谈中我们并没有涉及这一话题。当下的讨论是关于东京2020奥运会的组织和承诺。确保运动员和参与各方的安全、为抑制病毒做贡献是当下讨论的原则和标准。其他任何人的具体利益都应该被放在这一原则之后。事关个人的生命安全。

没有人能判断在明年夏天之前事态是否能得到控制。如果情况没有好转的话,请问你们是否会再次考量延迟或者取消?另外,请问您是否会按原计划在五月访问日本和广岛,还是会另作安排?

在能确保所有相关方、所有赛事参与者的健康的环境和方式下组织奥运会,这是国际奥委会的考量和承诺。这一承诺不会改变,它将引导我们做每一个决定,正如引导我们在过去做出决定一样。

我在电话会谈中和安倍首相就五月的访日进行了讨论。我将在原定的时间前往日本,我很乐意能以亲身前往的方式表达我们对举办东京2020奥运会的全面承诺,及我们对东京奥组委、各级政府和日本人民为准备奥运会所做的伟大贡献的感激。同时也要感谢他们对奥运会的热情和支持,让他们放心,国际奥委会将在取得成功的路上全程引导。正如安倍首相和我的会谈中所提到的,最终奥运的成功举行将是全人类在渡过新冠肺炎危机后的庆祝。

田径和游泳世界锦标赛也将在明年举行。如果奥运会也在2021年的夏天举行的话,请问这是否会是组织工作上面临的一个挑战?

这正是在上周日我们决定需要至少四周来讨论这些问题的原因。除了您提到的,还有其它的赛事。奥运会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大赛。来自206个国家或地区奥委和难民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将参加奥运,同时还涉及奥组委、支持方、赞助商、转播商,各国际联合会和国家或地区奥委会,而这些都只是整个格局里的一部分。

完成整个过程的梳理还需要时间,目前奥运协调委员会已经开始了相关工作。从周日起,我们已经在和一些利益相关方取得联系。我们相信协调委员会将出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帮助实现众所期待的一届成功的奥运会。我也相信各国际联合会及其运动员都对参与一届完整的奥运会抱有浓厚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