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奥会冠军卡米尔·普里根特:怀念激流上的训练时光

普里根特在2019年大洋洲锦标赛上参与女子单人皮艇角逐
普里根特在2019年大洋洲锦标赛上参与女子单人皮艇角逐

继2014年南京青奥会夺冠之后,法国皮划艇激流回旋运动员卡米尔·普里根特又包揽了U23世锦赛冠军以及欧锦赛、世锦赛团体冠军。

普里根特今年22岁,在她成绩斐然的运动经历中还有少数几块空白,包括参加奥运会。这也是她父母的遗憾:普里根特的父母都曾是皮划艇激流回旋运动员,在这一项目进入奥运之前,他们都获得过世锦赛奖牌。

如今普里根特终于能肩负家族的夙愿参加奥运会,不过因为疫情爆发普里根特家族的奥运首秀要推迟到明年,值得一提的是,她的哥哥也正在努力加入国家皮划艇队。

OC(奥林匹克频道):疫情爆发后,你的训练受到了哪些影响?

普里根特:我很开心我们现在又能在巴黎附近马恩河畔韦尔(Vaires-sur-Marne)的河道训练了,在过去两个月里我都不能在激流中练习。不过我还是比较幸运,我从家附近的训练中心借了一些训练器械,这样就能在健身馆练习核心力量,同时我也经常跑步。另一点很幸运的是,在我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一条河,我们能在那里练习。一开始我不是很确定能不能在那里练,先试着划了二十多天,但后来每天都去那边练一会儿,因为那里的水不是激流,所以也算不上最好的训练环境吧,但不管怎么说相比其他运动员,我还是幸运的。

OC:你怀念在激流中训练吗?

普里根特:怀念。自打12岁开始练习皮艇以来,还没有过这么长的停训期间。不过我就想,“我们是运动员,这并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我们现在面对的是疫情,还有更多更严重的问题要解决”,所以我理解停训的原因。现在能重新开始训练,我真的很开心。我怀念那种感觉,为了保证自己还会记得怎么划,我在家看了好多视频。

OC:停训期间,你是否有机会做些平时没机会做的练习呢?

普里根特:有的。我常跟教练视频通话,会一起回看我的比赛录像或者其他优秀选手的比赛视频,然后讨论一些技术上我还可以改进的点,另外也会有些心理方面的强化,我觉得这些都对我挺有帮助的,所以即便有一阵子没有划船了,我还是觉得有提升。这段期间我还尝试了一些新鲜的事儿,画画还有看电视剧,以前都没时间做这些,这点我也挺享受的。

OC:现在东京奥运会延期到明年了,你觉得这一年会让你有更好的准备吗?

普里根特:我认为延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提升自己的技术,让我在选拔之前达到自己组别的最佳水平,也让我更接近国际一流的水平。目前我还没有被选入参赛队,不过我相信如果选拔赛正常进行的话,应该是能进入的。(如果奥运今年举行)我或许也拿不到奖牌,因为真有很多厉害的选手比如杰西·福克斯和里卡达·芬克,她们都比我快很多,在这一年时间里我或许可以进步许多,可以更接近她们的水平。

OC:能回顾一下在2014年南京青奥会上的经历吗?

普里根特:那是一段很好的回忆,是一段很棒的时光。我在那里遇到了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运动项目的许多青年运动员,结交了很多朋友,我还见到了许多冠军,比如丽莎·卡灵顿(皮划艇静水)。当时感觉就像是奥运会,有开幕式,也有选手村。那段经历很难忘,尤其是当时我才15岁。是南京的那段经历激励着我,让我想在奥运会上收获同样的体验。

OC:夺得金牌应该也让那段经历更加特殊吧?

普里根特:金牌是让回忆更美好的一个小部分。不过即便没有获得金牌,我都很享受整个赛会。那枚金牌是我最初获得的成绩之一,所以我也会永远记得它。另外,当时我和我的好朋友艾米·希尔格托娃一起站在领奖台,能和她一起共享那个时刻真的很棒。

OC:你觉得南京的比赛经验有助于你备战东京奥运会吗?

普里根特:当然,那段经验能帮助我很多,它让我体会到大型比赛的感觉,因此能做更好的准备。另外,我收看了所有的奥运会比赛,从小我父母就带着我们去看各种皮划艇比赛,我觉得这也对我有帮助,因为我都见识过了。如果有天我能参加奥运的话,我也会心里有数。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OC:你哥哥也会参加国际性比赛。对你俩说,你俩都参加奥运会将意味着什么?

普里根特:他的目标是东京奥运会或者巴黎奥运会。能和我哥一起参加奥运会当然是最好的,不过我们也知道那并不容易实现。能和他一起参赛很好,因为我们会互相提建议。能和家人一起分享总是很棒的,我的父母也是皮艇界的人。我和我哥不是在同一项目,所以我们不是对手。如果我妹妹也是皮艇运动员的话,估计我很难和她一块比赛,但和我哥就不一样。我父母从来没有机会参加奥运比赛,所以要是我和我哥都入选了,他们一定会很开心。不过说实话,他们并不是很在乎结果,只要我们在皮艇中找到快乐,他们就很欣慰。

内容选自奥林匹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