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产伟大击剑手的法国小岛——瓜德罗普

法国男子团体重剑队夺得里约奥运会金牌
法国男子团体重剑队夺得里约奥运会金牌

自劳拉·弗莱塞尔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独得两金后,加勒比海岛瓜德鲁普就一直没有停下为法国奥运会代表队提供优秀击剑运动员的脚步。他们是如何取得优异成就的?且听东京2020官网为您讲述瓜德鲁普的击剑故事,一切始于匈牙利。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八位法国击剑手都没有空手离开巴西,他们手中的奖牌成色非金即银。

他们当中有四位选手来自海岛瓜德罗普。

如此优异成绩对于法国小岛来说是一个巨大成就,而这一切有可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赛场重现。

目前,有六位瓜德罗普击剑手期待跻身法国奥运击剑队,他们分别是伊萨乌拉·蒂布斯、安妮塔·布雷泽、恩佐·勒福尔、亚尼克·伯雷尔、卡洛琳·维塔利斯以及丹尼尔·热朗。他们缔造了法国击剑的黄金年代,距离首位瓜德罗普奥运击剑金牌得主劳拉·弗莱塞尔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问鼎桂冠已经过去了25年。

弗莱塞尔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取得的伟大成就是法国击剑传统的延续。击剑项目为法国队贡献了118枚奥运奖牌,为所有项目之最。

想要理解人口不足40万的法国小岛瓜德鲁普对于击剑的热情以及为何能够取得如此成功,不能不提到另一个国家——匈牙利。

热爱击剑的匈牙利难民

1956年,匈牙利发生了一场革命,很多人背井离乡,向西欧迁徙避难。当年18岁,来自布达佩斯的罗伯特·加拉也在背井离乡的人群当中。

在前往法国过上更好的生活之前,加拉先来到了德国,在斯特拉斯堡的难民营安顿下来。在那里他获得了工程设计学位,同时也开始接触击剑。

今年82岁的加拉在接受东京2020专访时回忆道:“我在斯特拉斯堡获得了击剑教练的证书。我觉得总有一天,这个证书会派上用场。”

在斯特拉斯堡,他认识了一位瓜德鲁普的医生,罗西莉。二人于1963年结婚后决定到瓜德鲁普生活,婚后育有两个孩子。

加勒比的气候对于击剑难言理想,当时击剑运动在当地也相对陌生,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令加拉打退堂鼓。

罗伯特·加拉(左)和里约奥运会金牌得主雅尼克·博莱尔
罗伯特·加拉(左)和里约奥运会金牌得主雅尼克·博莱尔
Courtesy of Robert Gara

大砍刀代替击剑

当时很多人都劝加拉:“别去瓜德鲁普,那儿不行,天气太热了!”

加拉回忆道:“人们一直对我说瓜德鲁普不适合击剑运动,那是白人的运动。”

“击剑选手从头保护到脚趾的装备穿身上是什么感觉是人们无法想象。当时我教人们用砍甘蔗的砍刀练习击剑。”

虽然1970年时,瓜达卢佩当地有一家击剑俱乐部,但是加拉开玩笑的表示那里的会员都是那些想要减肥的人。

想让击剑运动在小岛上流行开来,他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1971年:击剑设施落实,冠军降生

很长一段时间,加拉都在试图说服市长亨利·班古,为击剑运动的发展投入预算。

“1970年,前市长告诉我说我会在一家旧医院给你找块地,给你配备一些装备,免费,包括你的课程也是一样。就这样,我一干就是20年。”

一年后的1971年,弗莱塞尔出生了。

劳拉·弗莱塞尔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摘得金牌激励了法国击剑黄金一代的诞生
劳拉·弗莱塞尔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摘得金牌激励了法国击剑黄金一代的诞生
2012 Getty Images

“我知道如果我们实力够强,我们就能出国比赛”

瓜德鲁普击剑联赛于1976年创立,这是朝未知旅程迈出的第一步。

会说六国语言的的加拉期待能够将中美和加勒比击剑联合会拧成一股绳,尽管瓜德鲁普是法国飞地。

最终,他的计划成功了。

“每年我们都参加中美锦标赛,我们的成年和青年击剑手人数有限,所以我们不得不派业余选手参加成年比赛。但是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出去参赛了。”

“1990年,我建议创办了青年泛美锦标赛,这项赛事也给了我们每年前往美洲不同国家进行比赛的机会。”

击剑在全岛都已经普及的情况下,由于练击剑有机会出国,所以这项运动逐渐开始在瓜德鲁普兴起。

2016年里约奥运会法国重剑队关键人物、2018年世锦赛冠军雅尼克·博莱尔就表示,能出国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刺激。

他对东京2020官网表示:“我知道如果我们实力够了,就有机会出国。我希望成为瓜德鲁普最佳,成为代表队中的一员,参加中美和泛美赛事,这样我有机会去巴西、哥伦比亚以及美国比赛。罗伯特·加拉路子很广,能够让我们参加这些赛事,如果没有他我们是无法参赛的,因为我们是法国人。但是他利用地域争议性为我们争取合法的参赛资格。”

劳拉·弗莱塞尔点燃希望

到了1990年,击剑运动开始在瓜德鲁普流行开来,岛上12所学校都有击剑课程,以此来吸引年轻运动员。

奥运会、世锦赛、欧锦赛冠军雅尼克·博莱尔回忆道:“我在学校接触到击剑的。”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弗莱塞尔在个人和团体重剑项目上均斩获金牌。当晚,击剑运动在瓜德鲁普岛上的受欢迎程度爆棚。

当时有将近2500名瓜德鲁普人在机场迎接弗雷塞尔的凯旋,正是由于她的存在,一代新人认识到,奥运荣耀是可以企及的。

伯雷尔表示:“劳拉·弗雷塞尔在亚特兰大赢得两枚金牌让击剑成为瓜德鲁普的大事。她为击剑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记得当时她给我签了个名,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很多人开始梦想着进入法国队,成为下一个冠军。我来自黄金一代,我们这代人当中涌现了一批冠军。

瓜德鲁普黄金一代击剑手包括:

  • 雅尼克·博莱尔:出生于1988年,里约奥运会团体重剑金牌得主;2018年世锦赛个人重剑冠军
  • 让-保罗·托尼·赫利西:出生于1990年,里约奥运团体花剑银牌得主
  • 伊萨乌拉·蒂布斯:出生于1991年,2018年世锦赛个人花剑银牌得主
  • 恩佐·勒福尔:出生于1991年,里约奥运会团体花剑银牌得主,2019年世锦赛个人花剑冠军
  • 安妮塔·布雷泽:出生于1991年,2013年世锦赛个人化建银牌得主
  • 丹尼尔·热朗:出生于1991年,里约奥运会团体重剑金牌得主

前往法国训练

在国际赛场赢得奖牌之前,瓜德鲁普击剑运动员就已经前往法国兰斯通过高水平训练设施提升自己的实力。博莱尔、蒂布斯、托尼-赫利西在同一个训练营训练。

参加过1988年汉城奥运会和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花剑比赛的伊萨贝尔·拉穆尔现在是法国击剑协会主席。她在接受东京2020专访采访时表达了拥有这样一支天赋四溢的法国击剑队的欣喜之情。

“瓜德鲁普击剑选手的身体素质和技术都非常优秀,瓜德鲁普为法国队过去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贡献了很大力量。”

下一代

加拉应该对于自己开启的一番事业而感到自豪,很多匈牙利书籍都记载了他的事迹。82岁的他现在已经退休,但是他将自己对于击剑的热爱传递给了瓜德鲁普的新一代人。

博莱尔对于加拉所做的事情心存感激,他现在还会不时回到瓜德鲁普看看。

他表示:“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总是希望和小孩子们在一起,我知道和冠军在一起对他们来说有怎样的意义。这也让我能够展望未来。”

“我告诉他们,来自小岛并非障碍,而是一份力量。”

击剑:男子重剑团体赛 | 2016年里约奥运会回看
01: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