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尼·加尔戈·沙尼的三个成功秘诀:开心、努力和自我

德尼·加尔戈·沙尼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胜后的瞬间
德尼·加尔戈·沙尼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获胜后的瞬间

尽管德尼·加尔戈·沙尼未能获得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四年后他走出阴影,在里约奥运会上一举夺得皮划艇比赛冠军。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他回忆了自己是如何重拾状态,同时表示希望依靠开心、努力和自我在东京奥运会上达到个人状态的巅峰。

“能回到水上训练真的很棒。疫情封锁期间让我意识到,水对于我的快乐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在结束几个星期的隔离后,要获得快乐似乎很简单:水、船、桨就够了。

这正是奥运皮划艇激流回旋冠军德尼·加尔戈·沙尼迎接解禁的方式,他目前在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波城。在采访中他说,只需要一片平静的湖水,供他在上面划船、享受当下。

开心是沙尼的动力之一,也是他获得奥运冠军这一殊荣的方式。2016年,他在里约奥运会激流运动场的赛道里超越斯洛伐克选手马捷·贝乌什和日本选手羽根田卓也后夺冠。

里约夺冠一扫四年前的阴霾,当时他没能获得任何一项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那是什么帮助他重振旗鼓的呢?还是依靠保持开心。

开心、努力和自我

他回忆道:“从伦敦的挫折到里约的胜利,我的方法首先就是要重拾好心情。重新感受乐趣是相当重要的。在2013年的世锦赛我做到了,当时在比赛中排名第五。”

他用了一年的时间走出伦敦奥运的低迷,并再次在所热爱的运动中找到了快乐。直到2014年,他才开始新的周期,认真投入训练。他的原则很简单:除非你能享受自己所做的事情,不然长时间的训练将非常难熬。

刻苦的训练是他成功的第二个秘诀。他说:“在心情恢复之后,我需要回去训练,非常努力地训练,因为我要变得更好、更强、更精确。”

在世界杯比赛中,他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不过2014年世锦赛的比赛结果不尽如人意,此后在2015年,他甚至都没能获得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在那个时候,他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成功秘诀发挥了作用。他回忆说:“我要恢复作为冠军的自我,这是在我第二次失败后意识到的。”

里约之后,我给自己设立了非常合理的目标。

2017年世锦赛在波城举行,因此我只想享受比赛。

快乐时光

他以非常简单但同时很重要的心态开启了自己的2016年:好心情。他也正以同样的心态准备在东京奥运会上卫冕自己的冠军。在里约夺冠之后的一年,他都沉浸在奥运胜利带来的喜悦中。

2017年的世锦赛在波城举行,他说他当时只想享受比赛,并不在乎名次。最终他在比赛中排名第十,他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

到2018年他决定全力付出在训练上,因为他想成为最高水准的皮划艇运动员。“我想重新回到国际水平,目标是登上世界杯领奖台,等到2019年,我希望能接近世界前五,这样我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训练成果,以最强的姿态走上东京赛场。世锦赛的比赛水准很高,能排到第五,我就达到我的目标了,”他说。

获得奥运资格,紧接着失去奥运资格

沙尼在西班牙的比赛中排名第五,那场比赛的冠军是另一名法国运动员塞德里克·乔利。在明年的东京赛场上将只能有一名选手代表法国参加皮划艇激流回旋比赛,也就意味着沙尼必须要和乔利以及另一名选手马丁·托马斯争夺这一个名额。选拔赛原计划在五月的欧洲锦标赛进行,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比赛被取消了。

根据规定,若资格赛取消,奥运资格自动归世界排名最高的选手获得。因为沙尼是排名最高的选手,他获得了奥运资格,但这只维持了数周,不久后东京奥运就宣布延期了。

我希望奥运资格能按照运动的规则来,这样的话奥运延期就是一个公平的决定。

德尼·加尔戈·沙尼在2019年悉尼国际激流节比赛现场
德尼·加尔戈·沙尼在2019年悉尼国际激流节比赛现场
2019 Getty Images

为资格而战

如今,沙尼需要参加新的资格赛,虽然资格赛的日期还未确定,在采访中他透露对自动获得资格这个过程并不是特别开心,而在等待最终决定的期间也很难熬。

他表示:“那不是一段愉快的时间。我不喜欢自动获得资格这个流程,这不是我做事的方式,我不希望其他法国选手对资格落在谁手里这件事有不满。我希望关于资格的决定是依照运动的规则来的。这样的话奥运延期就是一个公平的决定,不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比赛不会快乐的。”

尽管他不认同自动获得资格这个方式,要接受自己不再拥有奥运资格这个事情也需要一些时间,因为他认为奥运资格是非常难获得的。目前暂时还没有关于奥运资格赛进一步的消息,但是沙尼很乐意继续为获得奥运资格而战。

在家庭生活和训练中寻找平衡

2019年12月,沙尼和家人从居住了八年的马赛搬到波城,因为马赛没有皮划艇赛场,而他希望能搬到一个既能和家人一起又能训练的地方。

他说:“我感觉自己在马赛完成了一个周期,所以想搬到一个能和家人共处,同时也能好好训练的地方。波城是最好的选择。在东京奥运之后我还想继续训练,可我不能忍受一年中有250天要和家人分开。”

他还想参加2024年巴黎奥运会,“那将是我最后一次比赛。巴黎之后我就退役。定了。”

三届奥运皮划艇激流回旋冠军托尼·埃斯坦格特是巴黎奥组委的主席,回顾法国皮划艇队的战绩,很难想象一个其它国籍的运动员在巴黎赢得皮划艇比赛。

这个挑战让沙尼更有斗志,他说:“法国队当然要在巴黎奥运获胜,但同时也要在东京奥运获胜。这是我们的原则,我们必须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