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里维尔·辛卡蒂:从观众到贝宁奥运赛艇第一人

贝宁赛艇运动员普里维尔·辛卡蒂以观众身份参加了北京、伦敦、里约三届奥运会。他曾经以运动员身份冲击过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但是未能如愿。虽然有全职工作在身,他还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利用每天早起晚睡挤出来的时间训练,如愿锁定了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奥林匹克体育场,女子400米决赛。那场比赛改变了普里维尔·辛卡蒂的人生。

那晚,辛卡蒂和姐姐佩尔内莉一起在奥林匹克体育场观赛,这是他们以观众身份参加的第二届奥运会。那一晚,辛卡蒂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他对姐姐说:“我想参加奥运会。”这也成为他奥运之旅的起点。

当然,31岁的辛卡蒂知道自己不可能参加田径比赛,但是当年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将会代表哪个国家登上世界最大运动舞台。他出生于法国卡昂,双亲均为贝宁人,因此他拥有双重国籍。

姐姐佩尔内莉反问他:“好啊,但是你想代表贝宁还是法国?”

辛卡蒂表示:“我想代表贝宁,因为代表贝宁也许会有更伟大的成就。如果代表法国,对我来说就只是专注于运动,仅此而已。如果代表贝宁,意味着我必须要从零开始,因为那里没有任何组织,没有赛艇协会、没有基金、没有船,一无所有。这是我选择贝宁的原因。”

品尝奥运会的味道

普里维尔·辛卡蒂去年10月在突尼斯举行的非洲奥运资格赛上锁定了期待已久的奥运会入场券,当时他在决赛中获得第五。得偿所愿的他知道,自己这次将不会再以观众身份参加奥运会,而是作为运动员。奥运选手的身份是他期待已久的。

每位奥运选手的背后都有他们自己的奥林匹克故事,但是辛卡蒂的故事非常特别。他和姐姐一起,一直和奥运会有不解之缘。

姐弟俩一起观看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6年里约奥运会。其实他也曾有机会观看2004年雅典奥运会,那年他所在城市有一个去雅典观赛的项目,但是由于当时年龄是最小的,最终他决定将自己的名额让给一个年龄比自己大的孩子。

对于辛卡蒂而言,每届奥运会他都有自己的体会。

“北京奥运会时人山人海,太疯狂了。我们提前两周到的,一瞬间身边就全是人的感觉很特别。伦敦奥运会,奥林匹克体育场太震撼了,我感受到了田径比赛的紧张。里约奥运会,我对轻量级双人双桨决赛记忆犹新,当时法国人皮埃尔·霍因和杰瑞米·阿祖赢得金牌。当时的比赛氛围特别好。”

训练结束后的普里维尔·辛卡蒂
训练结束后的普里维尔·辛卡蒂
© Guillaume Marie - MGSP

在贝宁宣传赛艇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辛卡蒂努力了四年,力争代表贝宁参加里约奥运会赛艇比赛。

辛卡蒂的努力不仅局限于训练。2012年当他决定代表贝宁参加赛艇比赛时,贝宁没有赛艇协会。辛卡蒂必须和当地政府以及世界赛艇联合会合作,成立贝宁赛艇协会,并在当地发展赛艇运动。

回顾当年时他说道:“现在协会成立了,而且在正常运转当中。现在贝宁的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是赛艇了,有将近5个赛艇俱乐部,70位赛艇选手了。在我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后,我还获得了和马霍丁·罗曼·阿克波一起参加非洲赛艇锦标赛双人双桨比赛的资格,我们最终获得第四。”

在一个几年前还不知赛艇为何物的国家来发展赛艇,这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首次冲击奥运会:失败

接下来就是第二步了,他需要寻找资金来支撑自己的训练、装备、差旅费以及一位随行理疗员的费用。辛卡蒂无法吸引法国赞助商的兴趣,因此他在法国卡昂的俱乐部队友为他发起了众筹。

“我在法国训练和生活,但是由于我不是法国国家队的成员,作为贝宁赛艇人,我很难得到资助。当我想朝着职业选手更进一步时,像大家介绍我所做的事以获取资助对我来说是巨大挑战。”

“众筹成功是因为我让出资人感觉到他们不仅是支持我比赛,更是成就我的奥运梦想。”

但是,尽管他付出了巨大努力,依然没有获得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这对他的征程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那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之一。我付出了很大努力,竭尽全力了。

我当时真没想到自己没能获得资格,那是我的梦想啊!

© Guillaume Marie - MGSP

暂缓

但是,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征程,虽然他确实花了一些时间去走出阴霾,好在最终他回到了船上。

“很多朋友和家人都对我说,如果我不再试一把,有朝一日我肯定会后悔的,因为当时我嘴里总是把‘如果’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明显不甘心。”

他的美国教练莱莉·达姆皮尔是位于奥克拉荷马市的美国赛艇队高表现中心主教练,每年辛卡蒂都会在训练营上和她见五次。达姆皮尔对于辛卡蒂坚持逐梦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

“她告诉我,我会振作起来,知道会在赛道上做什么,随着经验越来越多,我会更强大。”

里约奥运会以观众身份观看自己梦寐以求的奥运会赛艇比赛让他暗自下定决心。

“好吧,现在我在场边观战,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我一定会出现在赛场上。里约的经历给了我动力。奥运梦想让我坚持了下来。”

第二次冲击奥运会:成功

四年后,他获得了东京奥运参赛资格,但是那一历史性时刻他最开始没有意识到。

“晋级那一刻我在越过终点线后还在继续滑行,我当时就是一心想确保奥运资格,直到现场比赛官员通过广播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停下’时我才停了下来。”

他用自己的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只要有决心,一切皆有可能。

“法国赛艇俱乐部很多人都叫我疯子,他们认为我晋级奥运会的梦想不现实。我记得获得晋级资格时的每一个瞬间,我告诉自己,我不是疯子,不是骗子。”

之后,第二轮众筹开始了,又取得了成功。“可能有些人说我是骗子就是因为这个吧,他们以为我筹款就是为了给自己花,”他说。

多哥选手的鼓舞

他不仅成为贝宁首位晋级奥运会的赛艇选手,还在国际赛艇界宣传了自己的国家,成为从事这项运动的黑人选手代表人物。这是最让他感到自豪的地方。

辛卡蒂表示:“很多人一直问我这个问题,尤其是现在黑人和多元化是热点话题。”

“世界杯和世锦赛之前,我只是众多参赛的黑人运动员之一。我记得当我报道时,有一个古巴和多哥选手问我来自哪里,我回答贝宁。他们的反应是‘有这么个国家吗?有点意思!’”

“多哥的一位女子选手也来报到,她被问到来自哪里时回答:‘我来自多哥’,当时工作人员说道:‘不好意思,我想知道你来自哪个国家,不是你想去哪里。’当时那个女选手告诉他:’有一个国家叫多哥!’”

“经过过去两年时光,现在人们认可了我,我可以自豪的宣布:’贝宁人来了’!他们现在也认识了我船和桨上的贝宁国旗。”

早5点到晚8点

他的奥运之旅的第三步正在进行中。他希望代表贝宁在东京奥运会上发挥出自己最佳的水准。虽然晋级是自己的最大梦想,但是现在他也对于东京的海之森赛道有了更多期待。

“如果能够跻身前20,我就会感到很高兴。我会享受过程,全力以赴。”

现在,在市政厅担任计算机工程师一职的辛卡蒂将所有业余时间给了赛艇。由于是全职工作,所以业余时间并不多,但是不多不表示没有。

他的日常生活如果换做普通人身上,肯定吃不消。但是有了奥运梦想支撑,一切皆有可能。

“我每天早上5:07起床,闹钟定到4:50或5:00。最晚不会晚过5:07,否则时间上就会乱了。无论怎样我都会在那时起床,然后早上6:00我已经在水上了,划船到8:00。9:00必须打卡上班,然后上班到中午,利用午休时间锻炼身体。然后回到办公室上班到下午6:00。之后6:30到8:00我会训练。结束训练后回家吃饭。大概在10:00和11:00睡觉。每天都是这样。”

周六他也会训练三次,周日训练一次。有时,他也会挣扎,但为了奥运梦想,忍了。

“当我躺在床上不想起身时,我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在脑海中闪现。但是想到今天自己的努力能够让自己更好,我就会站起身来。为了参加奥运会比赛,我必须要拿出自己的最佳水平。”

辛卡蒂的手机套
辛卡蒂的手机套
Courtesy of Privel Hink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