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实到不真实:杰西·奈特的居家隔离生活写照

英国田径运动员杰西·奈特
英国田径运动员杰西·奈特

东京2020官网和英国田径运动员兼小学教师杰西·奈特连线,听她和我们分享居家隔离以及授课经历,此外她还透露了明年奥运会的目标。

震惊邻里

对于普通人来说,看到参加国际田径大赛的运动员从自己家窗外跑过是一件挺稀罕的事。但是这件事对于英国田径队成员杰西·奈特的邻居来说已经稀松平常,前者在正在封城令期间,在遵守政府规定的前提下,寻找合适的时间进行训练。

奈特透露:“教练说了,我们要按照原计划训练,所以我们的训练内容没有变化。我拿出轮尺测量了距离后就开始在道路上进行300米冲刺,邻居看到后都有些傻眼。”

400米跑最初并非奈特的主项,她是从400米栏改行过来的。手握今年400米跑世界第三佳成绩的奈特最初认为积极看待当下英国疫情局势,合理调整自己以适应当下局势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认为最开始时,大家确实对于发生的一切感到震惊,很多运动员都感觉很失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大家应该都已经适应一些了。我觉得运动员得保持积极心态,这是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当然了,现在的目标已经锁定到明年。”

保留悬念

封城令的出台让很多人措手不及,对于正在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紧张备战的杰西·奈特影响尤为大。

她解释道:“我在室内赛的表现取得了大幅提升。我在正确的时间,奥运年,保持着最佳状态,我感觉自己可以在世界级大赛中一展身手······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毁了。”

杰西·奈特在今年2月格拉斯哥田径大奖赛400跑比赛中以51秒57的成绩击败各路高手夺冠的表现震惊了全世界。尽管如此,她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角色。主项是400米栏的她在今年还没有机会在该项目比赛中一展拳脚。对此她表示:“我心里一直认为自己是400米栏运动员,现在对我来说比较遗憾的就是,我无法降正佳的状态展现在400米栏赛场上。虽然数据显示我在400米比赛中表现更好,但是我今年还没参加过400米栏比赛呢,哪个项目表现更好现在还不好说呢。”

英国田径运动员杰西卡·奈特在家附近的公园进行训练
英国田径运动员杰西卡·奈特在家附近的公园进行训练
2020 Getty Images

居家隔离的积极面

英国居家隔离令不仅对奈特的田径训练带来巨大影响,同时也为她小学六年级教师的教学计划造成冲击。但是,影响不总是消极的。

三年前,由于无法平衡工作和训练,无法兼顾田径运动员和实习教师的身份,她选择了完全放弃田径。

现在,老师都在家远程工作,这对她来说相对更加轻松了。

“我觉得轻松一些,因为是在家工作嘛,我一般都是从早上9点开始上班,到下午4点下班。然后我就可以直奔公园训练了。这样我就不用像以前那样,训练到晚上9点才结束。现在我6点半、7点的样子就结束训练了,每天工作时间缩短了一些。”

此外,单独训练意味着她可以避免分心和干扰。

“显然,自己训练的时候没人跟你说话,所以训练任务完成的也更快一些。之前由于聊天和比较随意,热身一般都会花费很长时间。但现在就是去训练场 - 完成训练 - 回家,比以前简单一些。”

竭尽全力非常重要

因为我在和全职运动员比赛

制定东京奥运会备战计划

现在摆在奈特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她打算如何备战东京奥运会,如何跟那些所有时间都花在运动上的全职运动员竞争。她需要在不久的将来找到答案。对此她说道:

“还是我们之前说过的那个决定,我不会放弃教师工作。对我来说老师和运动员都是我的职业身份。不过,我也想过和学校沟通,看看能否每周只上三天课,不知道这样行不行。学校对于我的运动生涯是非常支持的,之前我和班主任之间有很多沟通,他们都表示尽最大可能支持我的运动员身份。所以我觉得未来几周,我会做出决定。”

“奥运会延期一年,每天倾尽所有就变得更有意义了,因为我要挑战的对手们都是全职运动员。”

事实上,就算她从没想过放弃教师身份,仔细想想,全职教师工作 + 备战奥运会的艰苦训练,这份压力对于梦想取得佳绩的运动员来说是很不利的。

“目前的情况是,我无法去找理疗师放松身体或者接受按摩,因为我没时间。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如果真到了需要理疗的份儿上,我就必须要牺牲训练时间,因为除此以外别无它法。”

“除非我真的受伤了需要治疗,否则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如果教师工作能够成为兼职的话,利用多出来的两天我可能就回去想,今天我得去接受护理,或者今天可以多睡一会儿以获得更好的恢复,心疼一下自己的身体。我对自己的身体确实用的比较狠,”奈特笑着说道。

分享教师经历

当谈到自己的六年级学生时,杰西·奈特瞬间进入了教师角色。

对于如何训练那些喜欢田径的孩子,她非常有发言权,她认为好玩最重要。

“对于孩子们的训练方法,我认为开心最重要。我记得当年我训练启蒙时的情景,就是到训练场,随便跑,没有压力。过去训练就是因为好玩。所以,乐趣很重要,享受其中,和小朋友们一起待会儿,增进一下感情。”

开心就是奈特授课的特点:“我觉得这会让孩子们更有动力,体育课就是要特别有意思!”

她给孩子带来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想到自己的那些学生,奈特的脸上不禁就会洋溢出笑容:

“我的那些学生们特别棒。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运动员,虽然他们并不理解那意味着什么。有时我在想,如果现在我打一个响指,32个孩子能够马上回到教室上课,我肯定会这么做。但是当下的条件不允许。”

回到现实

奈特同样希望能够和自己的团队一起恢复正常训练,她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当下的现实不允许。对此她表示:“我认为在恢复正常训练之前,还有很多事情有待解决。坦白讲,我不认为现在可以集体训练。我当然希望恢复正常训练,但是考虑到当下局面,那样做是毫无益处的。”

“现在很多运动员都已经改为单独训练,我也是。最初感觉特别无聊,但是时间久了也就适应了,你是可以做到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个秒表就够了。说真的,我觉得恢复集体训练还要等很长一段时间。走着瞧吧。”

东京在召唤

目前来看,几个月前还在为平衡运动和工作感到纠结的奈特应该感到开心,因为她已经展现了能够在东京奥运会两个运动项目上保有竞争力的良好状态,这在不久前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虽然现实生活变得有些不真实,但是她的东京奥运梦想依旧在闪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