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泽·克拉克:世界将会知道我是谁

英国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庆祝比赛胜利
英国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庆祝比赛胜利

英国超重量级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在庆祝初为人父的时候遇袭,脖子被利刃刺伤。之后又曾亲历过恐袭,还经历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落选。现在,他距离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入场券只差两场比赛,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令奥运拳击资格赛戛然而止。克拉克将会不遗余力的为重返拳台而努力,誓为奥林匹克荣耀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克拉克回忆道:“一切仿佛就像是昨天。”

2017年3月22日,克拉克亲身经历了英国历史上最惨烈的恐袭之一。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天空阴沉。刚刚在伦敦市中心和英国拳击协会的帕特·迈克科尔马克以及卡鲁姆·弗伦奇一起开完新闻发布会的克拉克离开发布会现场,走上了喧嚣的伦敦街头。

突然间,一辆汽车驶向人行道,撞向威斯敏斯特宫外面的护栏;瞬时间,尸体和杂物横陈街上。

克拉克回忆当时的情景说道:“我看到一位警察牺牲了,我看到了袭击者,看到了他拿枪扫街。”

“我看到了一些不美好的画面,但是最终我是幸免于难的幸运者之一。如果我们再早一点出来,不敢想象会发生怎样的事。”

当时我紧张的牙齿咬破了嘴唇都不知道。最终我回到了家里,和家人团聚,但是有些人已经永远无法回家了。对所有人来说,那都是悲伤的一天,对于英国来说也是如此。

“这只是弗雷泽·克拉克人生中个又一个篇章,只是在错误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

弗雷泽·克拉克在训练中全神贯注
弗雷泽·克拉克在训练中全神贯注
2018 Getty Images

为生活而战

今年28岁的克拉克是英国拳击队服役时间最长的运动员,过去十年,他一直是国家队的一份子。这位超重量级拳王也是英国最成功的拳击运动员之一,斩获了一系列国家、欧洲赛事冠军以及英联邦运动员冠军。

他还经历过另一个惊悚时刻。

2016年12月,初为人父的他和朋友们一起在家乡特伦特河畔柏顿的夜店庆祝。

在回忆那天的遭遇是,他说道:“我是个好人,虽然我不认为自己能好到像天使一样。但是那晚,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

“我看到了一拨人,直觉告诉我他们可能对我们并不友善。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都很激动。这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在市中心几乎每周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当时也卷入了群殴当中。”

克拉克当时受伤严重,身中三刀,两刀在腿上,一刀在脖子上。

“坦白讲,当时的场面不怎么美观。当时那个情况其实不太适合公开谈论,但是现在谈到它,我觉得很自豪。”

十年前,他的好朋友,业余拳击手康诺·亚普顿被刀子刺中身亡。在亲身经历遇刺并且看到这次事件给自己的家人带来的影响后,克拉克认为是时候在场外做点什么了,于是他投身到反对刀具伤人的活动当中。

“当时我女儿刚出生,那次事件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后果有多严重,我很后怕。”

“那次事件中,持刀可以在一秒当中改变很多人的生活,而且不是往好的方向改变,这就是问题所在。对于人们来说,比起持刀在街上溜达,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

“这和你的自身情况、你是否觉得自己很厉害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爱的人,靠考虑考虑爱自己的人的感受,想象一下他们接到电话或者打开门收到噩耗的场面,告知他们自己的孩子遇刺了。”

“我妈妈就经历了这些。”

2012年弗雷泽·克拉克(左)和约瑟夫·乔伊斯在拳台上交手
2012年弗雷泽·克拉克(左)和约瑟夫·乔伊斯在拳台上交手
2012 Getty Images

黄金海岸英联邦运动会摘金

接下来的几个月他经历一些起伏,这种起伏体现在心理上和身体上的。除了调养颈部的刀伤,他的腿部韧带伤和手伤让他一年以来都伤病缠身。

“当时的我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跌倒了低谷。那时候,心理上我觉得要想复出,恢复和之前一样的水平太难了。”

之后克拉克非常重视的英联邦运动会接踵而至:“英联邦运动会是我的目标,我想要夺冠。身体100%健康时想要得偿所愿都是很难的,更何况当时我那种身体条件,那就更难了。”

在职业生涯的最低谷时,他认为是英国拳击协会为他东山再起提供了帮助。

他表示:“我当时一天接受两次理疗,周一至周五。此外还有一对一的训练。”

“当我拿定注意后,我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几次手术和一点刀伤阻挡不了我。”

“我是一个斗士,天生的斗士。接受手术,腿部韧带伤势痊愈后我能走了,我觉得能走就能打拳,之后一切就系统化了。”

克拉克回归拳台令人吃惊不已,他动力更足了,能量也足了。他飞到了澳大利亚参加英联邦运动会,决赛中击败印度拳手萨蒂什·库马尔后斩获自己的第一枚大赛金牌。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斩获金牌后,弗雷泽·克拉克对颁奖台恋恋不舍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斩获金牌后,弗雷泽·克拉克对颁奖台恋恋不舍
2018 Getty Images

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两次落选

“我拿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金牌。我也赢得过银牌和铜牌。我和一群很棒的人一起前往世界各地参赛,我对自己至今为止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

尽管业余拳击生涯中他混的风生水起,但是他心里清楚,他的奖牌收藏中还缺少一枚重要的奖牌,这枚奖牌也是最重要的一枚。

但是,他两次落选奥运代表团:第一次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他输给了合练队友,伦敦奥运会金牌得主安东尼·约舒亚。四年后的里约奥运会上,他又没有争过乔·乔伊斯,后者最终获得里约奥运会银牌。

奥运会拳击比赛中,每个国家在一个重量级上只能派出一名运动员。这意味着克拉克在+91公斤级比赛中必须要有比世界最佳拳手更好的表现才能入选奥运代表队。

帮助安东尼·约舒亚备战赢得IBF、WBC、WBO冠军的克拉克表示:“我感觉奥运会金牌是比世界上其它任何冠军都要高的成就。”

“好多人认为我错过了两届奥运会,但是我并不这样认为。”

“2012年确实不太现实,当时我还年轻,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赢得什么成就,所以要是入选了才是奇迹呢。我可能有参赛的实力,但是夺牌应该没什么希望。”

“我和乔伊斯都参加过比赛,都夺得过金牌。我感觉我一直是追赶者的角色。坦白讲,我也曾想过他没能晋级的场景,这样我就有机会了。”

“事实上,看看乔伊斯当时的状态,我一直觉得他会晋级。”

确实乔伊斯最终在土耳其欧洲奥运资格赛上击败了默罕默德拉苏尔·马季多夫后锁定里约资格,克拉克的奥运梦想又破灭了。

让克拉克难过的不仅仅是又一次错过了奥运会,代表祖国参加奥运会一直是他的梦想,更让他难过的是,他需要再等四年,这让他感到备受煎熬。

克拉克回忆当时接到教练电话时的场景时表示:“教练知道我当时的感受,他说他们无法做些什么让我感到开心,希望我能够继续坚持自己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属于我的机会会来的。”

“当时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特别忙,根本没必要给我打这个电话,但是他们打了,说明他们很在乎我。”

“这也是我人生中学到的重要一课,是我如此尊重英国拳协人的另一个原因。”

之后克拉克曾经想过要转战职业拳坛,但是最终暂缓了这个想法,开始争取东京2020年东京奥运会资格的漫长道路。

约瑟夫·乔伊斯(右)和弗雷泽·克拉克的比赛瞬间
约瑟夫·乔伊斯(右)和弗雷泽·克拉克的比赛瞬间
2012 Getty Images

东京奥运会资格和奥运会延期

2020年3月14日,克拉克在伦敦库珀竞技场的更衣室里等待着三场奥运资格赛中首场比赛的到来,他的对手是两届奥运银牌得主克莱门特·鲁索。

意大利人鲁索是两届世锦赛冠军得主,期待着第五次参加奥运会的他是一个棘手的对手。

克拉克表示:“当时我士气正高,做好了准备要上拳台和鲁索较量一番。”

但是在比赛开始前20分钟,有人来敲门告诉克拉克,鲁索闹肚子,感觉不是很好。因此克拉克不战而胜晋级下一轮。

晋级16强的克拉克如果再赢两场比赛,跻身半决赛,他就锁定了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当时东京奥运资格赛期间一开始是有观众的,之后改为闭门比赛。然后通过社交媒体和电视我看到英国的新冠疫情越来越严重。”

很快克拉克就被拉到了一个紧急会议上,然后获悉接下来的比赛将被取消。他的心凉了。

疫情期间,欧洲拳击奥运资格赛比赛场地库珀竞技场竖起了醒目的禁止通行牌
疫情期间,欧洲拳击奥运资格赛比赛场地库珀竞技场竖起了醒目的禁止通行牌
2020 Getty Images

“当时我感觉受挫啊,状态正佳,又在比赛现场,天时地利都占了。好多朋友之前也都跟我说,晋级奥运会是人生中最美的经历之一,我满心期待啊。但是感觉就像是被抢劫了一样,有点六神无主了。”

“当时我还有两场硬仗要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当时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俱佳。一般来说出现这样的情况,总会有一个人要背锅。但是这一次太特殊了,没有人该被责怪,就是纯点儿背。”

在走出奥运资格延期的失落后,东京奥运会延期一整年的消息让他彻底心碎了。

“这打击太大了,有点杀人诛心的感觉了。每个人都有未来的计划,有些事情已经敲定了,不只是运动上的,还有生活上的。”

“好多事情都要因为奥运会暂停了,包括我是否要二胎,或者我们是否要搬家等等这些事情。备战奥运会时必须要全神贯注,好多事因此都要为奥运让路。”

“我身边的人受到的影响很大。确实挺难的,对于我爱的人和我的家人来说更是如此。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等待我回归普通生活,因为备战奥运可不是普通的工作。需要你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的工作。”

紧急状态和居家隔离期

随着奥运资格赛取消以及英国进入紧急状态后带来的不确定性,克拉克承认他为国出征的梦想动摇过,一度想放弃。

“当时那种情形,国家紧急状态,所有人居家隔离,我觉得所有人的情绪都会被影响到。当时必须要暂时忘了自己的梦想,考虑什么是让家庭顺利扛过去的最佳方式才是最重要的。”

“当我士气正高时,资格赛取消让我极度失落,我对奥运会有多期待、付出的努力有多大,我当时遭受的打击就有多剧烈。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可能得做出些改变了吧。”

“可能很多人在那种情况下就认命了,但是内心对于奥运会的向往让我醒过来了,那是我每天的期待。它对于我的生活和我的内心来讲,太重要了。”

之后跟负责运动员表现的总监罗伯·麦克克拉肯以及他的团队沟通过,他们说服了我要继续下去。

“你知道吗,多了一年时间,有更多时间去提高水平,一年时间过得很快。我的注意力和训练都是为了奥运会,一年虽然很长,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但是我已经为此付出了11年。”

“在社交媒体上,很多人留言说‘天啊,你还没转职业拳击呢’,他们感觉可能是我实力不济,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处在业余拳击的最高峰了。”

“我认为这是荣耀,能够在队里占据这个位置如此多年。英国代表队可不是随便能进的,要代表你的国家。如果对我没有信任,教练不会留着我的,对此我很有信心。他们知道我很努力,知道我有天赋。”

已经再次将目光锁定在奥运资格上后,居家隔离对他来说就像是镇定剂:现在他家里的健身房已经置备了很多器械,他的日志上每天都会有常规训练任务和队里情况更新。

“现在每天的训练进行的很顺利,我们一周开三次视频会议。今天早上我还和力量教练有过沟通。”

“人们可能认为我野蛮,但是我从11岁开始就接触这项运动,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在拳台上打人了。想想下一次在库珀竞技场的比赛我就不禁浑身颤抖。”

现在东京奥运会资格尽在咫尺,克拉克已经开始想下一步了。

“这只是我的开始,现在我在拳击界还没名,有朝一日,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我所做的事情知道我是谁。以代表自己国家参赛为这一切的起点,多好啊。”

“对手想要击败我,他们必须要拿出这辈子最好的表现才行,因为抛开技术、身体、力量不谈,我是一个经历丰富的斗士!”

“我是一个为自己感到自豪的人,我要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弗雷泽·克拉克人生的新篇章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