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击剑队孙一文:以剑论成长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重剑团体决赛,孙一文对阵罗马尼亚选手西蒙娜·格曼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重剑团体决赛,孙一文对阵罗马尼亚选手西蒙娜·格曼

里约奥运季军孙一文是中国击剑劲旅女子重剑队的核心队员之一,她是如何与击剑结缘?在与击剑共同走过的十余年间,她有哪些感悟和收获?面对东京奥运延期,她和队友们是否做好了准备?就这些问题,孙一文日前接受了东京2020官网采访。

2008年北京奥运会,孙一文和体校的同学坐在电视机前观看击剑比赛,那时16岁的她才练习击剑两年,还不太看得明白选手们的技术,只是一个劲儿地拍手叫好。

十二年后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她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就感觉奥运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

此时的她已在2016年完成了奥运首秀,在里约一举夺得个人重剑铜牌之后又和队友取得团体重剑银牌。在国际击剑联合会2019-2020赛季排行榜上她位列女子个人重剑第三,已经将7枚击剑世界杯奖牌(4枚金牌3枚铜牌)和1枚大奖赛金牌收入囊中。去年,她和队友获得世界击剑锦标赛女子重剑团体冠军,是中国队时隔四年后再次拿下这项荣誉。

11月初,孙一文在北京接受了东京2020官网的远程采访,不久前她刚结束全国击剑冠军赛总决赛,这是2月以来她参加的第二次全国赛事。久违赛场的她表示参赛时紧张感和兴奋度很不一样。

“在找这种比赛的感觉和恢复比赛的状态,所以这两站比赛打的还是比较积极一点,主动去迎合比赛,去掌握比赛的节奏,找主动、找感觉,”她说,语气中难掩重回赛场的喜悦。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个人重剑颁奖仪式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个人重剑颁奖仪式
2016 Getty Images

和许多人一样,孙一文最初接触运动是为了增强体质。来自山东的她小时候一到冬天就感冒,于是开始练习跑步,一个月后赶上体校击剑教练到学校挑运动员,就这样她开始了在剑道的“第一步“。

回忆起刚到体校时的感受,她说看到器械装备都感到很新奇,“刚开始大家不会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拿起剑来戳,戳对方两下试一下感觉。”在她身边了解击剑这项运动的人也并不多,当她跟别人说自己在搞击剑时,许多人误以为是建筑方面的基建。

对这项运动怀有的强烈好奇心驱使着她不断进步。“就是会就是冲着这份好奇,然后想去了解这项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一种运动,然后去探索,去了解,慢慢喜欢上这个运动,”她说。尽管体校严格的作息要求,比如每天早上五点半开始训练令她一度想打退堂鼓,但来自家人和教练的鼓励帮助她撑过了最初的运动员生活。

我从小到大练了十多年的击剑,整个青春都是在练击剑,所以击剑也是伴我成长,跟着击剑一起学习进步。

孙一文在击败胜法国选手劳伦·伦比后激动庆祝
孙一文在击败胜法国选手劳伦·伦比后激动庆祝
2016 Getty Images

2013年5月,孙一文随国家队前辈队员孙玉洁和许安琪参加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系列赛里约热内卢站比赛,这是她首次参加国际赛事,最终她们以45-36战胜乌克兰队获得重剑团体冠军。三年之后她又是在里约参加了自己的第一届奥运。

面对奥运赛场不同于其它击剑比赛的氛围以及场内热情高涨的观众,孙一文回忆说自己当时作为小队员并没有任何压力,而她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就是“别第一轮掉就行,争取多打两轮”。带着轻松心态上场的她在个人重剑铜牌争夺战中以15-14险胜法国选手劳伦·伦比。

获得铜牌几天后,她随队友参加女子重剑团体决赛。2012年伦敦奥运,女子重剑队为中国夺得首枚击剑团体金牌,里约奥运她们再度被寄予夺金厚望。然而在决赛,中国队以38-44遗憾负于罗马尼亚队,卫冕失利。比赛结果出来之后,有许多网友质疑她们的排兵布阵及人选。

“在外界看来就是包括网友那段时间在网上各种谩骂,但我们自己倒是还好,我们比较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每个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一定要发挥到最好,一定要像她一样这么优秀,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她当天已经做到最好了,”孙一文在采访中努力为当时的队友辩解,“没有一下就能成功,你要通过不断的累积经验,然后累积失败的经验,包括成功的经验,你要通过不断的累积才能成为一个含金量高的冠军。”

我们更多的会相互鼓励,也不是说不抛弃不放弃,就是始终抱成一团。 

虽然没有拿到金牌很遗憾,但是也给我们人生上了重要的一课,这肯定比拿金牌更难忘。

里约奥运女子团体重剑半决赛获胜后,孙一文与队友们相拥庆祝
里约奥运女子团体重剑半决赛获胜后,孙一文与队友们相拥庆祝
2016 Getty Images

历经剑道上瞬息万变的对决,孙一文已然能坦然面对得失,击剑生涯带来的经验成为她成长道路上必不可少的组成。与此同时,击剑路上和队友们的朝夕相处也令她深感团结的可贵。“(即便)有发挥不好的人,我们从来不会去指责我们的队友,指责我们的伙伴,因为她是我们团体当中的一员,”她说。

凭借去年在布达佩斯世界击剑锦标赛勇夺团体金牌,中国女子重剑队目前以领先32分的优势稳居团体排名世界第一,基本锁定东京奥运参赛资格。

谈到东京奥运会延期时,孙一文表示对她们来说算是“因祸得福”,因为在世锦赛之后团队状态有所下降,而延期刚好能提供一段时间做更充分的准备。她解释说:“又沉淀了一年对我们来说,我们累积更多的经验和训练时间,其实我们的训练时间,包括对于年轻运动员来说往往是不够的……像这种长时间的、系统的训练以前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通过这次,我们再出国比赛的时候,我相信我们是一个全新的状态。”

尽管韩国、俄罗斯、罗马尼亚和巴西被认为是中国击剑队的劲敌,但在孙一文看来,所有奥运参赛队伍都是对手,因为能参加奥运比赛的都是很强的队伍,“对手很多,我们只能首先把自己做到最好,然后去面对所有的人。”

中国女子重剑队在2019年布达佩斯世界击剑锦标赛勇夺团体金牌
中国女子重剑队在2019年布达佩斯世界击剑锦标赛勇夺团体金牌

此前在接受国际剑联采访时,孙一文曾说自己想做中国击剑里程碑上一个有特点的运动员。这个目标源于她所崇拜的前辈击剑运动员们,比如擅长冲刺的李娜、擅长强攻和反攻的孙玉洁、对点刺精湛的骆晓娟还有进攻很强的许安琪。她解释说:“我希望我能把一项动作练到一说这个动作就能想到我,就说我做这个动作做得很好,然后我希望我也能成为这样一种人。”

从小不会给自己设定太高目标的孙一文凭借一股“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也要能做到”的倔强一步步找到自己的新坐标。那她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不是说我给自己定目标,完成了以后我就止步了,我的目标就是永无止境的,没有定什么高额的目标,但是我会一直向前,”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