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丽·奥沃霍尔特:再次寻回泳池的快乐

2015年赢得泛美运动员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冠军后的艾米丽·奥沃霍尔特
2015年赢得泛美运动员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冠军后的艾米丽·奥沃霍尔特

2016年,年仅18岁的艾米丽·奥沃霍尔特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铜牌,但此后她陷入严重抑郁。在采访中她讲述了那段困难的经历以及自己是如何克服的。

在疫情期间,加拿大游泳运动员艾米丽·奥沃霍尔特和全球其它地区的运动员一样,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进行正常训练。随着疫情放缓,她现在终于可以重返泳池,22岁的她凭借早些年磨练出的韧性度过了这一段难熬的日子。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她和队友赢得女子4x200米接力泳铜牌,她在个人400米混合泳项目中排名第五,但里约之后她陷入情绪低谷。

“那时情况真的很严重了”

作为一名当时仅18岁的运动员,奥沃霍尔特在里约的成绩可以说相当突出,但她并不这么想。实际上,她对游泳失去兴趣已经有一阵子了。从里约回到加拿大后,她感到支撑着她同时又压迫着她的压力逐渐消失。

她在采访中回忆道:“奥运会是运动赛事的巅峰,从那下来之后很难调整,我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我在赛后抑郁了很久,不知道怎样才能好转。我一度以为永远都会是那个状态,我不能正确地看待,那时情况真的很严重了。”

2015年世锦赛上,获得400米混合泳铜牌的奥沃霍尔特(右)站在领奖台上
2015年世锦赛上,获得400米混合泳铜牌的奥沃霍尔特(右)站在领奖台上
2015 Getty Images

无法平衡运动和生活

在里约奥运之前,奥沃霍尔特正处在运动生涯的上升期:她是加拿大队最年轻的女性游泳运动员,是2015年泛美运动会三枚奖牌得主(400米自由泳金牌、200米自由泳银牌、4x200米自由泳接力铜牌),她在2015年世锦赛上获得的400米混合泳铜牌是加拿大在这一项目的首枚奖牌。取得这一切成就时她还没满18岁。

之后为了能专心准备里约奥运,她离开父母,搬到位于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内的训练中心居住。

“里约奥运之前的那一整年很辛苦,”她回忆说:“我把自己从亲近的人身边隔离开来,想着只要全身心投入游泳中。我承受着要进入奥运、要发挥好的巨大压力。当时我丢掉了运动和生活之间的平衡,脑海里只想着游泳,想着要表现完美。”

在训练中腘绳肌拉伤再次加大她的压力,令她“难以承受”。她当时没有意识到,社交隔绝、极度压力和对完美的过度追求正在影响她的心理健康。

当里约奥运会的激动褪去之后,这些压力最终爆发了。在奥运结束一个月后,奥沃霍尔特入院接受心理治疗。“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恢复,才能重新开始游泳,”她说。

我之前不能敞开心扉,当开口向人倾诉时,我渐渐感觉好些了。

通过讲述获得疗愈

奥沃霍尔特后来得知,运动和生活失调是导致她抑郁的主要原因。虽然她的身边有许多友好的人,但她在过去那段时间远离了亲友,远离了学校。一切发生得太快,而她还太年轻。

最初她并不愿意敞开心扉。“虽然当时我得到了很大的帮助,但最开始我没有准备好向人倾诉自己的困扰。我没有准备好敞开心扉,当开口向人倾诉时,我渐渐感觉好些了,”她说。

她先是跟亲近的人分享自己的苦恼,后来她开始跟公众分享,来自大家的正面反馈令她惊讶。

她说:“我收到了许多好的反馈,人们谢谢我的分享,也跟其他人分享了我的故事。我挺意外的,但很高兴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她希望自己的分享能鼓励更多处在相似困境的运动员,她从自己的经历中体会到的宝贵一课就是要与人沟通,与家人保持联系。

如今四年过去,奥沃霍尔特已经好转许多,她回到泳池继续训练。尽管她知道或许还会面临这样的困难境况,但她已经能正确地看待了:“我知道糟糕的一天并不会让你退回到最初。”

展望东京奥运会

带着微笑重新回到泳池的奥沃霍尔特已经重启了奥运的训练,她现在以不同的视角看待游泳,并且注意保持训练和家庭之间的平衡。训练之外,她还在上大学课程,也经常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耍。

2019年世锦赛上,重回状态的她和队友们夺得4x200米自由泳接力赛铜牌。

面对东京奥运会延期,她的看法也冷静许多:“在经历这场疫情之后,不仅对我,对每个运动员来说,到时在东京的体验将非常特殊。”

现在她的首要目标是获得400米混合泳和4x200米自由泳接力的参赛资格,她期待能在东京取得比里约更好的成绩。不过能再次在泳池找到快乐,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