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栋:一步一个脚印,从优秀过渡到伟大

2014年亚运会,董栋在完成决赛后露出笑容
2014年亚运会,董栋在完成决赛后露出笑容

即将年满32岁的董栋是中国男子蹦床的代表人物之一,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董栋连续收获了三枚成色不同的奥运奖牌,也经历了心境的起伏变化。如今他正朝着个人第四届奥运做全力准备。

2012年伦敦奥运会成功夺得男子蹦床冠军后,董栋不仅弥补了北京奥运错失金牌的遗憾,更是成为囊括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冠军于一身的男子蹦床大满贯得主,但之后他经历了很长一段迷茫期,不知道自己下一个目标在哪里。

在一月初与奥运冠军徐莉佳的一次对谈 里,董栋坦承了以上这段心路历程。当时23岁的他虽然处在运动生涯巅峰,却一时没有了很强的训练和夺冠的动力。一阵迷惘之后他才又重新确立新的目标:自己虽然拿了许多奖牌,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但有没有可能从优秀过渡到伟大的运动员呢?

带着这一新目标,他再次出征里约,如今又在为东京奥运全力以赴。

从被动选择到热情投入

当被问及如何在30多岁时仍可保持训练的动力时,董栋说:“我觉得跟我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关系,小的时候从5岁开始练体操,可以说早年吃了很多的苦,对于我来说如果能练到一个高水平的话,就是尽可能地保护好自己,延长我的运动寿命,让收获期不断地延长,我觉得这才是对我早期辛苦的一个最好的回报。”

据董栋自己回忆,无论是5岁时被教练选中练习体操还是13岁时改练蹦床,都是身边的大人帮他做的决定,而他自己的心态是既然没得选,那就努力把它做好。

颇具天赋的他在16岁时入选国家队,并于次年首次亮相国际赛场。2007年他获得蹦床世锦赛个人亚军,锁定北京奥运会入场券。“从取得好成绩以后自己才慢慢更加喜欢,因为有成绩的加持,自己觉得付出还是有意义和价值的,就开始有更多的投入,”他说。

2008年北京奥运,陆春龙(中)获得男子蹦床冠军,董栋(右)获得季军
2008年北京奥运,陆春龙(中)获得男子蹦床冠军,董栋(右)获得季军
2008 Getty Images

从奥运首秀的焦虑到回归平常心

时隔多年回忆起2008年北京赛场的奥运首秀时,董栋感慨说那届奥运“是最刻骨铭心,也是最有挫败感的一次比赛”。

尽管北京奥运会之前董栋在世界杯系列赛上表现都不错,但他在对谈中透露,由于是奥运首秀加上主场参赛,自己其实从2007年起心里就有很大的压力,而在奥运测试赛上未能进入决赛也令他感到沮丧。北京奥运赛场,面对国家体育馆馆内6000多名现场观众的热情支持,略失专注的他以低于冠军陆春龙0.2分的成绩获得季军。“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如今他这样感慨道。

北京赛场失利使他更加明白心态的重要性。由于蹦床不是对抗性项目,而是个人表现类项目,董栋表示自己最大的对手其实是自己。除了进一步提升实力,他也开始了解心理学和哲学相关知识,学习如何与自己的情绪相处。

“比赛的紧张就跟思想有很大的关系,那么你怎么去改造自己的三观,让自己的三观能在这样重大的事件前有正确的思考和认识,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好的结果,我觉得内在的这种修炼是多一些的,这是我的一个优势,”他说。

董栋在伦敦奥运夺冠后亲吻金牌
董栋在伦敦奥运夺冠后亲吻金牌
2012 Getty Images

经历过心态调整的他在国际赛场连续取得佳绩,最终在2012年伦敦奥运实现心愿,成功夺得一枚金牌。

2016年,当经历了赛场起伏的董栋走上里约赛场时,他的心态更平和,也更能体验比赛本身。对于里约获得的亚军这一成绩,他表示:“确实在里约并没有特别高的期望,只是说能表现自己的水平,正常发挥,从成绩角度来说和自己的想象还是有些不同。”

2016年里约奥运赛场上的董栋
2016年里约奥运赛场上的董栋
2016 Getty Images

展望个人第四届奥运

去年年底,董栋连续获得全国蹦床锦标赛和全国蹦床冠军赛个人金牌,在那之前他已有一段时间没能在比赛中夺得冠军。

现担任国家蹦床队领队的陆春龙在采访中曾表示:“在上个月的全国锦标赛拿到冠军,董栋告诉我他激动地哭了。你能想象一位奥运冠军会为拿到一块国内赛事金牌喜极而泣吗?这就是老将的坚持。”

董栋在对谈中也坦承,由于年龄的增长,对体能的要求和身体恢复的要求都更高了,而竞技状态跟前三届奥运相比都下滑了一些。“这是目前的一个客观的事实,但是自己的优势就是因为有之前三届奥运比赛的经验,有多次世界大赛的冠军经验,这是自己的优势,自己的劣势,一个是体能,一个是恢复,”他说。除了自己,他在对谈中表示,自己的主要对手还包括连夺四届世锦赛冠军的队友高磊以及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白俄罗斯选手弗拉季斯拉夫•汉查罗。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蹦床颁奖仪式,(从左至右)董栋、汉查罗、高磊分别获得亚军、冠军、季军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蹦床颁奖仪式,(从左至右)董栋、汉查罗、高磊分别获得亚军、冠军、季军
2016 Getty Images

去年2月蹦床世界杯阿塞拜疆巴库站之后,由于国内疫情,董栋和队友在巴库展开了半个月的训练,之后辗转回国,进入北京体育大学进行了长达大半年的封闭训练。他表示,相比于东京奥运会延期,疫情的突如其来给生活、训练包括心理上都造成了更大的影响。直到国家队开始前往南京、上海等地转训,心里的压抑感和焦虑感才得以缓解。在董栋看来,东京奥运会延期是一次机遇,可以给自己更加充足的时间来准备。

2019年年底,中国队在东京蹦床世锦赛暨奥运资格赛上成功锁定男女各一个奥运席位,剩下的两个参赛名额需要通过世界杯赛累计积分产生。

董栋表示:“参赛名额还要经过选拔才能确定,在这个期间我自己会全力以赴完成好每一次积分赛,争取能够第四次代表祖国参加奥运会,希望中国蹦床能够包揽男女两枚金牌。”

  • 征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刘诗雯的目标
    运动员

    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文章集锦

  • 蝉联2012年伦敦奥运和2016年里约奥运冠军的加拿大选手罗西·麦克伦南
    蹦床

    东京2020奥运观赛指南:蹦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