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不可挡的奥克萨娜·丘索维金娜

Oksana Aleksandrovna Chusovitina (Photo by Vladimir Rys/Bongarts/Getty Images)
Oksana Aleksandrovna Chusovitina (Photo by Vladimir Rys/Bongarts/Getty Images)

奥运历史上冠军、纪录、美妙的故事举不胜数,但除此之外幽默、奇葩、悲伤、感人的画面同样也伴随着每一届奥运会。每周我们为您总结一些精彩内容,一起感受这些欢笑与泪水。本周让我们一起重温奥运历史上的传奇体操运动员——奥克萨娜·丘索维金娜的故事。

一切的开始

你也许觉得体操只能是青少年或至多是20多岁的青年才能做的运动。但偏偏有人不信这个邪。奥克萨娜·亚历山德罗夫娜·丘索维金娜如今已经45岁了,而她打定了主意要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也将是她第八次参加奥运会。

她并不是一直都这么勇于打破陈规的。

最初,她只是万千有天赋的运动员中的一个。她是一名极为优秀的体操运动员,但可能并不会有什么颠覆项目传统的举动。

奥克萨娜·丘索维金娜1975年出生在乌兹别克斯坦。她在13岁的时候就获得了前苏联青少年锦标赛的冠军。一年后,她进入了更高的组别。

1992年的巴塞罗那是她首次参加奥运会。作为独联体代表团体操团体项目的一员,她获得了人生中第一块奥运金牌。

而这仅仅是她那似乎永远不会完结的故事的开始。

在她的战利品陈列柜中,有2枚奥运奖牌(巴塞罗那的金牌和2008北京奥运会跳马项目的银牌)、11枚世锦赛奖牌(3金4银4铜)、2枚世界杯奖牌(1金1铜)、8枚亚运会奖牌、11枚亚锦赛奖牌以及4枚欧锦赛奖牌。

Oksana and Alisher Chusovitina (Photo by Vladimir Rys/Bongarts/Getty Images)
Oksana and Alisher Chusovitina (Photo by Vladimir Rys/Bongarts/Getty Images)
2006 Getty Images

王者归来

更值得称道的是,她并不是在最一个运动员最适合的年龄获得这些奖牌的。

1999年,她的第一个儿子阿利舍出生了。她的丈夫巴约迪尔·库尔班诺夫也是一名运动员,曾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作为摔跤选手参赛。事实上,丘索维金娜本来打算在悉尼奥运会之后就退役的。当时的她25岁,是功成身退最好的年龄,并且她在生育之后再次参加悉尼奥运会也已经创造了历史—在奥运史上仅有不到10位艺术体操运动员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成为母亲并没有为丘索维金娜的运动员生涯画上句号。

2002年,她儿子阿利舍被确诊为血癌。为了让他能获得更好的救治,他们一家人搬到了德国。因为昂贵的医疗费用,丘索维金娜重新开始参加国际比赛为她的儿子筹集医药费。

她成功了。

成功的不仅仅她是的复出,还有她儿子的治疗效果。阿利舍在2008年彻底摆脱了癌症。几个月后,丘索维金娜在北京获得了她第一枚个人项目的奥运奖牌。

“其实得不得奖牌都不重要了。当我接到医生电话时的心情,是获得什么奖牌都无法比拟的。你的儿子是健康,任何运动上的成就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几年后,她这样对ESPN说。

丘索维金娜说,她也很开心她能够在北京和伦敦奥运会上代表德国参赛。

2012年她在伦敦仅仅获得了第5名。铩羽而归之后她再次宣布她要退役了。但……

“前一天晚上我跟所有人说,我要退役了。但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我还是改变主意了。”

通往东京奥运会的道路

艺术体操流淌在丘索维金娜的血液中,从前是,现在也是。

丘索维金娜再次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并在跳马项目获得了第七名。最终夺冠的西蒙娜·拜尔斯比她小整整22岁,甚至比她的儿子阿利舍还小两岁。

虽然在里约她没有获得奖牌,但她依然站上了领奖台。为了向她致敬,在观众的欢呼声中,主办方将她请上台,播放了她在奥运会上的精彩表现集锦。

而这个致敬的时刻似乎是来得有些早。

如今已经45岁的丘索维金娜再次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在领奖台前,人人都是一样的,不管你是40岁还是16岁”,她说。

到日本参加奥运会比赛的时候,丘索维金娜就46岁了。即使比赛推迟了一年,她依然决定要在奥运赛场上再享受最后一次为她响起的舞曲。

“我一直都计划在东京奥运会后结束我的职业生涯,而现在我也不想改变我的计划。这意味在体操馆里再备战一个赛季”。她解释说。

丘索维金娜曾穿着三个不同国家的队服参赛(独联体代表团,德国和乌兹别克斯坦),这在奥运会历史上绝无仅有。而她即将打破另一个由她自己所保持的纪录:成为参加奥运会次数最多的体操运动员。

我们很难预料势不可挡的奥克萨娜·丘索维金娜将在东京为我们带来怎样的表现。作为活着的传奇,她一次又一次地证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