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德赫尔斯:童年抗拒自行车的小轮车名将

委内瑞拉丹尼尔·德赫尔斯参加2019年利马泛美运动会的比赛
委内瑞拉丹尼尔·德赫尔斯参加2019年利马泛美运动会的比赛

委内瑞拉自由式小轮车名将丹尼尔·德赫尔斯蓄势待发,期待在明年东京奥运会首秀上再创佳绩。

四岁时的丹尼尔·德赫尔斯收到了自行车当做礼物,但是他并不喜欢。对于那个年龄的孩子来说,送礼送自行车并非明智之选。

但是,现在35岁的他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自行车的生活。自行车让他有了一飞中天的机会。

明年,来自委内瑞拉的他将会领衔一众精英小轮车选手,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完成自由式小轮车奥运首秀的表演。

当你看到我们做动作的时候,会觉得我们都疯了。

我们最早踏上这条路的过程其实非常简单,不知不觉的,你的水平在不断提高,直到有一天你一飞冲天。

他第一次骑车的经历并不愉悦,心理埋下了阴影。

回忆小时候的经历时,德赫尔斯对东京2020官网表示:“我四岁的时候,爷爷送我一辆自行车,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第一次骑的时候,我记得车上装着辅助轮子,我沿着一个下坡骑了下去,摔了,然后我对妈妈说,我不想要这个东西。”

“此后我就再也没看到过那辆自行车。12岁的时候,身边朋友都开始骑自行车了,就我不会。所以,我拿出了那辆尘封已久的自行车,然后自己躲起来学习,不让别人看到。”

“后来,事情朝着不好的一面发展了,我不想上学,只想骑自行车。结果可想而知,家里爆发了一场’战争’。妈妈为了不让我骑车,把自行车和汽车拴在了一起。但是,他们一直支持我,他们一直相信我。”

16岁时,德赫尔斯和家人一起移居阿根廷。

五年后,德赫尔斯前往美国,以求更好的发展自己的职业自由式小轮车生涯。

德赫尔斯是因为这项运动有很多风险而选择小轮车运动的,很多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德赫尔斯表示:“当你看到我们做动作的时候,会觉得我们都疯了,你们可能会想为什么我们会做这些?但是我们最早踏上这条路的过程其实非常简单:首先是学会骑车,然后开始挑战路上的小障碍,渐渐的障碍难度升级。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你的水平在不断提高,直到有一天,你一飞冲天。”

丹尼尔·德赫尔斯挥手庆祝胜利
丹尼尔·德赫尔斯挥手庆祝胜利
2019 Getty Images

风险

虽然父母从最开始就一直支持他,但是德赫尔斯认为父母都害怕他遭遇严重的伤病。但是,说实话,从事任何运动都有受伤的可能。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职业生涯中受过多少次伤,但是有一次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2003年的时候,我伤的特别严重,腰、手指、肋骨都出现了骨折,流了好多血,我当时失去意识了。我从一个平台摔下来的,那是一次愚蠢的意外。”

“那次受伤正好在巴西极限运动会开赛前不久,我当时正准备上演该赛事个人首秀的。当时我感觉失望透顶,考虑到自己有可能会因伤退役,心痛啊。”

“我记得当时离开里约热内卢的酒店时,一位杂志编辑和一位职业小轮车赛手肯定了我的实力,我们相约来年再见。那些话给予我很大力量,直到今天。”

“回家后我积极养伤,因为我知道来年我还能够再见到他们,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我认为人类不是总被限制在地面上的,我们只是找到了一种方法去改变。

德赫尔斯认为:“伤病对于运动员来说是最艰难的时刻。”

“那次伤病是我最煎熬的一次,当时我16岁,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到了一样。所以我说是最煎熬的,不仅仅是考虑伤情的严重程度。”

但是为什么他每次摔倒后都能够再站起来呢?他的回答特别简单:“因为我爱骑车。”

对他而言,已经不局限于“骑”,还有“飞”的成分在,这是让他痴迷于小轮车的最主要原因。

“你能感觉到肾上腺素飙升,我觉得这就是我能够坚持这项运动的主要原因吧,因为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

“开始比赛时,肾上腺素和紧张感混杂在一起,太疯狂了那种感觉。比赛开始前,人难免会紧张,但是开始比赛后,你就不会感觉到紧张了。”

“有时只是很享受在空中的感觉,腾空后你能够俯视周围,那种感觉就像你在飞一样,自己就像鸟儿一样。我认为人类不是总被限制在地面上的,我们只是找到了一种方法去改变。”

成功

丹尼尔·德赫尔斯是自由式小轮车运动的开拓者之一,参加最高级别的国际赛事。他在2019年泛美运动会上赢得了一枚金牌,那是自由式小轮车第一次纳入泛美运动会比赛计划。此外,他还在极限运动会上赢得了5枚金牌和1枚铜牌。

总结下来就是:他赢得了能够赢得的一切。

但是,由于自由式小轮车相对而言是一个“新”项目(和其它项目如公路自行车相比),能够跻身世界顶级并非易事,尤其是达到德赫尔斯这个程度,他没有模板去模仿。

“身为精英选手,最难的是学会、掌握一些此前从来没有人做到过的动作。需要开动想象力去开发新动作。几年前我创造了一个动作,那是一半运气,一半想象的结果。”

“没有任何模板去模仿,需要灵活的头脑才能开发出新动作。”

有机会参加奥运会重新点燃了我的热情

奥运会的刺激

虽然德赫尔斯已经赢得了所有,目前还在创造新动作,赢得国际赛事冠军,但是有一项赛事对他来说是陌生的,那就是奥运会。

他表示:“我希望成为奥运会的一份子,因为这是我唯一欠缺的东西了。”

“我进职业已经十五、六年了,我基本上已经参加过世界上的所有赛事了。我从没想过有生之年能够参加奥运会。当开始探讨入奥可能的时候,我感觉可能会是在2024年加入,那会儿我都退役了。但是当他们宣布是2020年时,我知道属于自己的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来了。”

“在我开始考虑退役后生活的时候,他们宣布了。当时我告诉自己,我还能有一战,试试吧!”

事实上,德赫尔斯找到了让自己继续的理由。

“晋级可以算是一种成功,但是显然我的目标是赢得一枚奖牌。那将会是我职业生涯画龙点睛的一笔。所以我特别兴奋,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些年来,运动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激情淡了。”

“有机会参加奥运会让我再次兴奋起来。我期待参加奥运会。”

小轮车粉丝对于新项目入奥同样倍感兴奋。

“这个项目能够给奥运会带入一股新鲜空气。很疯狂,因为我们的运动和奥运会其它运动有很大不同。我们会给奥运会注入酷酷的感觉,就像滑板和冲浪一样。”

“我们是一个年轻的运动,我有年轻人的叛逆。”

当然,事情都是相互的,奥运会也会给自由式小轮车带来巨大影响。

“过去20年里,我们这项运动发展的很快,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向世人展示我们从事的是一项职业体育运动了。最初,自由式小轮车被认为是一种破坏行为。奥运会和我们站一边肯定了这项运动的成长。”

自由式小轮车被认可,德赫尔斯通过自己的努力将这项运动带入高水准是有贡献的,虽然童年的他痛恨自行车。

“关键是不摔倒,但是有时(因为受伤)可能需要花点时间才能躺下。重要的是要对此有心理准备,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能再次起飞对抗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