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射击队:主动求变应对奥运延期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张梦雪获女子10米气手枪冠军,为中国队夺得里约奥运首金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张梦雪获女子10米气手枪冠军,为中国队夺得里约奥运首金

1984年7月29日,洛杉矶奥运会射击比赛在位于美国加州奇诺市的普拉多射击场举行,当27岁的中国射手许海峰在自选手枪比赛中打完最后一枪时,他创造了历史:为中国夺得了第一块奥运金牌。

许海峰的这一枪同时也开启了中国射击队荣誉满载的奥运征程。自1984年以来这支队伍参加了九届奥运会,期间斩获56枚奖牌(22枚金牌,15枚银牌,19枚铜牌),其中包括张山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男女混合双向飞碟射击比赛中获得的金牌,她是奥运历史上首位在这一项目中击败男选手夺冠的女子运动员,同时也是最后一位。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许海峰将火炬传递给中国第一位奥运会跳板跳水金牌获得者高敏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许海峰将火炬传递给中国第一位奥运会跳板跳水金牌获得者高敏
2008 Getty Images

但是这支劲旅并非没有遗憾,2016年,中国射击队以1金2银4铜的成绩结束了里约奥运会的征程,与前几届奥运会相比,成绩滑坡明显。因此,东京奥运会成为中国射击队等待了四年的“翻身仗”。

面对奥运会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上周中国射击队步枪项目主教练杜丽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坦承,奥运周期改变给备战带来了很大影响,但同时她表示,运动员要主动求变来应对这一影响。

她说:“中国有句老话叫‘以不变应万变’,我觉得这句话对竞技体育来说有点被动,一定要变化,而且要主动去变化,才能把主动权拿在自己手里。”作为经历了4届奥运会的老将,杜丽的回答充满冷静与笃定。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赛场上的杜丽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赛场上的杜丽
2004 Getty Images

奥运会射击比赛设有步枪、手枪和飞碟射击三个分项,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还将新增气步枪混合团体和气手枪混合团体比赛。

早在去年九月,中国射击队就获得了东京奥运会步、手枪20个奥运席位,这意味着中国队将首次以满额席位参加奥运会步枪、手枪项目比赛。在飞碟项目上也已取得女子多向等多个奥运资格。

国家体育总局射运中心在上周的一份公告中表示,为做好东京奥运会延期后的备战工作,将与国家射击队现有初步队伍集训同期组织全国调训,促进备战队伍的竞争。

据此前中国射击队领队王炼在采访中介绍,目前国家队的初步备战阵容是去年8月经过全国范围内的“海选”之后确定的,从春节前就开始进行封闭训练。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子10米气手枪冠军庞伟、2019国际射联步手枪世界杯总决赛女子25米手枪冠军张靖靖和后起之秀林俊敏、赵若竹等都在初步备战队伍之列。

射击队老将庞伟在他的第三届奥运会——里约奥运会上获得男子10米气手枪铜牌
射击队老将庞伟在他的第三届奥运会——里约奥运会上获得男子10米气手枪铜牌
2016 Getty Images

面对疫情和奥运延期带来的双重考验,射击队的训练也体现了杜丽所说的“主动求变”。

在今年三月和四月,中国射击队分别举行了两场网络视频对抗赛,比赛在北京、山西、上海、河南等地同时进行,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国家队和地方队的射手们得以隔空较量。王炼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加大了队内比赛的组织频率,以赛带练,为运动员保持和提升竞技水平提供平台,“封闭训练以来,队内已经组织了20多场模拟真实比赛的考核,队员们在考核中有12次追平甚至超过世界纪录的表现,能力提升比较明显。”

为了应对2019年国际射联新规则,进一步加强体能训练,三月份国家队还在北京崇礼的高海拔山地里组织了一场高强度野外拉练,在逼近零下十五度的天气里队员们每天要行进20公里左右。女子步枪运动员赵若竹在第一天的拉练中因滑倒拉伤了左侧腹股沟,第二天只能强忍着疼痛走完27公里。在接受《中国体育报》的采访时,她感叹道:“成功的路离我们并不遥远,是积沙成塔、集腋成裘,是在我们一步一步登临的过程中!登山如此,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亦如此。”

2012年伦敦奥运会,郭文珺成功卫冕女子10米气手枪金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郭文珺成功卫冕女子10米气手枪金牌
2012 Getty Images

在上周的采访中杜丽透露,面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队员们有过心理波动。她说:“整个3月,就奥运会的推迟还是不推迟,纠结了很长时间,这对运动员影响是最大的,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做什么样的准备,是要冲刺,还是稍微给自己一个缓冲,这段时间很难。当确定了之后,运动员还是有很强大的心理和应战能力的,还是能够很快说服自己,做好接下来的备战。”

根据赛程,东京奥运会的首金将在射击项目中产生,求新求变的中国射击队明年能否在东京赛场迎来“开门红”,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