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能至上”助中国国家柔道队重塑辉煌

冼东妹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蝉联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
冼东妹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蝉联女子柔道-52公斤级冠军

柔道运动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首次登上奥运大舞台,当时只有男子组比赛。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女子柔道作为表演赛亮相奥运赛场,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成为正式比赛项目。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柔道运动带着新项目——混合团体赛,重新回到了奥运首秀舞台——日本武道馆。

中国柔道起步较晚,但是发展速度迅猛,曾经在奥运会赛场拥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从1992年庄晓岩在女子+78公斤夺冠,赢得中国柔道奥运首金以来,至今为止,中国国家柔道队在七届奥运会上共斩获22枚奖牌:8金3银11铜。

佟文(左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斩获女子柔道+78公斤级金牌
佟文(左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斩获女子柔道+78公斤级金牌
2008 Getty Images

中国国家柔道队奥运历史回顾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1金2铜

庄晓岩:女子+78公斤级金牌(中国柔道奥运首金)

李忠云:女子-52公斤级铜牌

张迪:女子-61公斤级铜牌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1金1铜

孙福明:女子+78公斤级金牌

王显波:女子-66公斤级同铜牌

2000年悉尼奥运会:2金1银1铜

袁华:女子+78公斤级金牌(中国队实现该项目奥运三连冠)

唐琳:女子-78公斤级金牌

李淑芳:女子-63公斤级银牌

刘玉香:女子-52公斤级铜牌

2004年雅典奥运会:1金1银3铜(奖牌数新高)

冼东妹:女子-52公斤级金牌(小级别零的突破)

刘霞:女子-78公斤级银牌

孙福明:女子+78公斤级铜牌

高峰:女子-48公斤级铜牌

秦东亚:女子-70公斤铜牌

2008年北京奥运会:3金1铜

冼东妹:女子-52公斤级金牌(蝉联)

杨秀丽:女子-78公斤级金牌

佟文:女子+78公斤级金牌

许岩:女子-57公斤级铜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1银1铜

徐丽丽:女子-63公斤级银牌

佟文:女子+78公斤级铜牌

2016年里约奥运会:2铜

于颂:女子+78公斤级铜牌

程训钊:男子-90公斤级铜牌(中国男子柔道奥运首枚奖牌)

程训钊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斩获男子柔道-90公斤级铜牌,为中国男子柔道实现奥运奖牌零的突破
程训钊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斩获男子柔道-90公斤级铜牌,为中国男子柔道实现奥运奖牌零的突破
2016 Getty Images

奖牌数证明,每届奥运会都有奖牌入账的中国国家柔道队早已跻身世界柔道强国行列。但是纵观奖牌分布我们不难发现,中国国家柔道队偏科比较严重,这种偏科体现在两方面:

首先是女子成绩优于男子:22枚奖牌中,女子柔道运动员贡献21枚。

其次是大级别项目优于小级别项目:过去七届奥运会上,中国国家柔道队在女子+78公斤级项目上每届都有奖牌入账,其中包括四枚金牌。在女子78公斤级比赛中也曾斩获2金1银的佳绩。

反观小级别项目上,两枚奥运金牌来自现任柔道协会主席冼东妹在雅典和北京的蝉联。

中国柔道在奥运会赛场的成绩呈现下降趋势,为了扭转这一颓势,中国柔道协会推出多项举措,其中就包括新近刚刚出台的2020年全国柔道大集训。

中国柔道协会于4月28日发出通知,敲定将于今年5月至10月开展六期大集训,每期集训为期两周,限额150人。训练内容包括基础体能、专项体能、技术训练和大比武四个板块。

此举的目的是以备战东京奥运会为训练重点,同时兼顾为中国柔道的未来甄选人才。

2020年东京奥运会由于新冠疫情延期至明年,今年的赛事延期或取消。中国国家柔道队利用这段赛事“真空期”深化体能柔道理念的同时,也在队内组织了跨级别对抗赛,并通过网络进行直播,以此让队员感受比赛氛围,检验训练结果。

为了强调体能在比赛中的重要意义,中国队甚至在3月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暂别柔道服,体能攀登高峰”的专项训练。为了给枯燥的训练增加一些刺激,教练组统计了每个训练项目的队内纪录,鼓励运动员们去挑战纪录。在冲击纪录的过程中,运动员的体能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为什么如此重视体能?对此,中国国家柔道队主教练熊凤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们深刻的认识到,当今的世界柔道想在奥运会上取得成绩、夺得金牌,体能是第一位的。没有强大的体能作为支撑,任何技术都难以在赛场上发挥。”

对于中国柔道的现状,熊教练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如何在接下来的400多天时间里让运动员取得较大进步是一个深刻的课题。

对此他表示:“我们现在和世界强队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而且并不是你训练坚持下来了就一定能提高。需要我们全体运动员和教练员根据自己项目的特点和规律,找准自己的短板,在一年的时间里,把每一堂训练课利用好。”

充分利用训练课只是最基本的,鉴于熊教练口中的“很大差距”,中国国家柔道队还要和时间赛跑,突破极限才能有望在东京重塑辉煌。

现在柔道队坚持着一天四训,对此熊教练的解释是:“400多天时间,我们一天当两天用。我们有决心、有信心,要用自己的实力在奥运赛场取得金牌,为国争光。”

2012年里约奥运会男子柔道-90公斤级金牌得主,韩国人宋大南目前在中国国家柔道队任教
2012年里约奥运会男子柔道-90公斤级金牌得主,韩国人宋大南目前在中国国家柔道队任教
2012 Getty Images

鉴于中国国家柔道队在奥运赛场的大级别强势传统,女子+78公斤级队员王彦自然成为队里的重点队员。从2019年11月起,队里给她从男队征调了韩国奥运冠军教练金大南来专门负责其东京奥运会的备战工作。

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柔道90公斤级金牌得主宋大南成为了适应现代柔道比赛的高对抗要求,制定了快节奏、高强度的训练内容,减少训练间歇是他的一大特色。

在接受采访时,宋大南表示:“以前她的训练是练一会儿,歇一会儿。现在高对抗的比赛要求选手训练强度一定要高,节奏要快。我必须要帮她在体能和耐力方面取得提高,才能应对残酷的比赛。”

王彦在宋教练的“折磨下”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因此也很享受其中。在谈到令她欲哭无泪的体能训练时,她表示:“体能训练时最痛苦的,是自己跟自己较劲的过程。每个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这是一个不断挑战自己,突破自己的过程。过程特别痛苦,但是当你突破之后获得的那种喜悦是胜利的喜悦。”

26岁,身高1米94,体重124公斤的王彦在自己的比赛项目中身材优势明显,技术和体能也在稳步提升当中,唯一缺少的可能就是比赛经验了。在疫情期间,各项赛事停摆,但是身为奥运冠军的金大南教练可以将自己多年参赛总结的经验和教训传授给弟子。

对此王彦表示:“他是一名奥运冠军,他所走过的路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现在我在训练中的困难和挫折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因此他特别理解我。他经常会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我,只要坚持下来,就赢了。”

佟文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对阵巴西选手玛利亚·阿尔特曼
佟文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对阵巴西选手玛利亚·阿尔特曼
2012 Getty Images

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柔道首次被纳入奥运会竞赛项目。当时日本只在一个重量级中失手,其余重量级全部夺冠。从此这项运动开始遍及世界各地。在2016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126个国家参加柔道比赛,其中26个国家获得奖牌。无论在法国、俄罗斯、荷兰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还是在日本、韩国、中国和蒙古国等亚洲国家,以及古巴和巴西等中南美国家,柔道都是有强大影响力的运动项目。

中国国家柔道队能否充分利用奥运延期带来的机遇,在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上重塑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如需了解更多关于东京奥运会柔道项目的信息, 请点击这里前往运动介绍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