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园:拳拳之心,首秀东京

2020年拳击亚洲大洋洲区资格赛四分之一决赛后锁定东京奥运门票的常园
2020年拳击亚洲大洋洲区资格赛四分之一决赛后锁定东京奥运门票的常园

去年年初常园在亚大区资格赛上为中国拳击队夺得女子51公斤级奥运参赛门票。今年夏天,她将在东京实现自己的奥运会首秀,在奥运夺金不仅是她个人的愿望,也是她与教练的“约定”。

三月份接受东京2020官网远程采访时,常园正在海南白沙参加集训。她披着一头柔顺的长发,说话时语气干脆但声调很温和,笑起来眼睛弯弯,一时令人很难联想到擂台上那个目光如炬、出拳迅猛的拳击手常园。

大约一年前,2020年东京奥运会拳击亚洲大洋洲区(亚大区)资格赛在约旦首都安曼举行,常园不仅顺利夺得女子51公斤级奥运门票,还在决赛中击败大赛四号种子、日本新生代拳手并木月海夺得冠军。

那场比赛常园赢得并不容易。以快速移动、近距离出击为特长的并木一上场就火力全开,以3:2取得首轮胜利,第二回合她乘胜追击,以4个10-8大分再夺下一轮。但她未能笑到最后,常园在第三回合发起强势反扑,密集出拳,紧追不舍。三个回合之后,两人卸下头套和手套站在台上等待结果。当听到裁判说出“blue”(蓝色)这个词时,身穿蓝色拳击服的常园飞也似的跳了起来。

回忆起自己那一场比赛的表现时,常园说:“在特别疲劳,因为我当时打到第五场了,在我特别疲劳的一个状态下,我能顶到自己的、超过自己的一个能力之外。虽然说前两个回合没打好,但我对我那场比赛的表现是非常满意的。”

第9天 - 决赛 - 晚场 | 2020年东京奥运会拳击资格赛 - 安曼
03:57:49

观看在安曼进行的奥运会拳击资格赛女子51、女子57、女子60、女子69、女子75、男子52、男子57、男子63、男子69、案子75、男子81、男子91以及男子91+公斤级决赛的争夺

拳击带来的成长

亚大区资格赛决赛之前,常园早已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获得东京奥运参赛资格,因此她说自己是带着比较轻松的心态参加那场决赛的,然而决赛过程的胶着、随之而来的压力以及最后关头的逆袭让那场比赛成为带给她最多成长的一次经历。

受父亲和爷爷习武影响,常园从小也跟着家人练习武术,后来开始接触跆拳道。2009年,12岁的她有次见到家乡河北省刚刚组建的女拳击队在训练,心里觉得拳击队员们很帅,于是跟教练申请“转行”练习拳击。

常园说自己很感谢当时那个决定。“因为我可能是从一开始练体育的时候,心里会抱着一个对奥运会的向往。如果说我继续练跆拳道的话,可能现在我没有太多的机会,但是那个时候12年女子(拳击)在奥运会上是刚刚出现,所以说那个时候女子练的也不多,然后在相对比男子来说,我们女子更好拿成绩一些,”她解释说。

2014年南京青奥会,常园夺得女子48-51公斤级冠军,为中国获得首枚青奥会女子拳击金牌。四年后,她又在雅加达亚运会女子51公斤级摘金。

2014年南京青奥会,常园站在女子48-51公斤级最高领奖台上
2014年南京青奥会,常园站在女子48-51公斤级最高领奖台上
2014 Getty Images

擂台带给常园的打磨不仅是更为精湛的拳技,或更为辉煌的成绩,还有更加成熟的心智。

“我本身是一个情绪化特别严重的一个人,我都不高兴和高兴全部都写在脸上,然后有的时候甚至就是说一件小的事情都能影响到我所有的状态,所有的心态,”她坦承。

亚大区资格赛赛场上的跌宕起伏更让她体会了拳击带来的这种改变,尽管她轻松取得奥运资格,又在半决赛击败了印度传奇拳击手、六届世锦赛冠军玛丽·科姆,但决赛的坎坷令她深感情绪管理的重要性。

她回忆说:“在打完亚大区资格赛以后,回到国内再去训练的时候,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一个心智上的成熟,就感觉一瞬间就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在亚大区资格赛,最后一场跟日本打的那场算是有惊无险的那种感觉,那场比赛我心态要是不好的话,如果我没有把自己调整过来的话,可能我就是输掉了。”

带着恩师的遗憾全力夺金

2016年,常园曾作为陪练随队前往里约参加奥运会。今年夏天的东京奥运会将是她第一次以参赛选手的方式走进奥运赛场。当媒体问她有多大的信心拿金牌时,常园总是回答说自己有非常大的自信,因为在她的身后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团队,这其中的核心人物就是她的教练张喜燕。

张喜燕是WIBA、WIBC、WBA三条金腰带得主,被誉为中国女拳王。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拳击首次入选奥运比赛项目,然而由于当时规定只有业余选手才能参加比赛,张喜燕带着未实现的奥运梦在2011年退役。

“我相信她,因为如果她要是真的是参加奥运会的话,她一定是冠军,而且是蝉联几届的冠军,我很相信她,”常园十分笃定地说。

在常园心里,相处了将近十年的师傅已然成为了自己的精神支柱之一。“因为她的那种不懈的努力,一直的坚持,会让我有的时候会很心疼的,”谈起教练长年以来的倾情付出和陪伴,她眼圈泛红地说。“她从结婚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回去过,连我姐夫的面,他们一年也只能见到一两次,全程都在陪我陪伴我。”

作为徒弟,常园觉得参加奥运不只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也是为了完成师傅当年的梦想。

亚大区资格赛决赛之后,她和教练相拥而泣。“我们俩抱着哭得都不行了,就感觉好像是打完奥运会了,哭的都不行了,因为她可能是想到‘我终于可以,不管以什么身份,我能到达奥运会赛场上’,然后我的心里想的是教练我终于可以带你一起去奥运会赛场。”

奥运会可能是对于我这10多年来最好的一个安慰。

我这10多年来,不管是流血流泪、哭或者是委屈,只有奥运会可能会给我一个最大的安慰,才会让我只有奥运会才会让我感觉这十几年是值得的。

“你可能差一寸就挖到金子了”

2009年,国际奥委会宣布女子拳击将被列入2012年伦敦奥运会比赛项目,这意味着自从1908年伦敦奥运作为表演项目出现的女子拳击在时隔百年之后终于正式认可。但在消息公布当时,包括世界拳击冠军阿米尔·汗在内的一些人曾表现出不认同,他们觉得女性不适合参与这么激烈的比赛。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拳击60公斤级决赛,俄罗斯选手索菲亚·奥奇加娃(右)对阵爱尔兰名将凯蒂·泰勒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拳击60公斤级决赛,俄罗斯选手索菲亚·奥奇加娃(右)对阵爱尔兰名将凯蒂·泰勒
2012 Getty Images

现在女子拳击已经入奥多年,而拳击、格斗等运动也日益在女性群体中收获人气,成为许多人的健身选择。然而对于从事这些运动的女性,偶尔社会上还是会有些偏见。比如亚洲首位UFC世界冠军张伟丽就曾在采访中无奈地表示,别人对自己最大的误解就是“练过的女孩都特别暴力,以后会家暴老公”。

谈到这些偏见,常园说自己能理解,“因为在大家的眼中,拳击本身就是一项男士的运动,但是在历史上,就相当于可以说是花木兰,其实女性在老一辈的眼里会感觉,你们不应该去做这么凶猛的一个运动,你们可能可以去学跳舞、唱歌、乐器什么的。”

但她也希望大家不要局限以性别的眼光来看待拳击,更多的应该去关注拳击的内核所在。她以自己的理解为例解释说:“它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凶猛的东西,它只不过是相对我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玩游戏,玩一个什么样的游戏,玩一个就是让你打到对方,但对方打不到你的一个游戏,我可能就是这么想。”

对于那些励志站上擂台的人,不论他们的性别是什么,作为前辈常园都希望他们能坚持自己的选择。

“每一个人去选择的一些东西都是因为他对它有兴趣,才能做得下去,如果没有什么兴趣的话,你就算是让他去了,他可能也就是半途而废,”她说。

“如果你对这个东西有兴趣,你就一定不要半途而废。因为就像在土里面挖金子一样,你可能就差一寸就挖到金子了,但是你就没有挖了,你回头了。”

  • 陈念琴将代表中华台北队参加2020东京奥运会
    拳击

    拳击女王陈念琴:为女拳击手加油

  • Inspirational female Olympians, Mary Kom, Serena Williams, Oksana Chusovitina and Maurren Maggi.
    运动员

    国际妇女节:“她”的力量鼓舞健儿们前行

  •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在重量级拳台上聚精会神的特奥菲洛·史蒂文森(右)
    非凡之队

    横扫奥运拳台的古巴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