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米尔斯:赢得奥运会10000米冠军的无名之辈

1964年东京奥运会10000米比赛决胜瞬间
1964年东京奥运会10000米比赛决胜瞬间

1964年10月10日,第18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开幕,这是奥运会首次在亚洲举行。东京2020官网将通过《东京1964》系列带您回顾56年前的这场体坛盛宴,细数其中动人瞬间。这一次,我们一起回顾美国原住民比利·米尔斯赢得美国奥运历史上唯一一枚10000米奥运金牌。

背景

从来没有人看好比利·米尔斯能够在奥运会赛场夺冠。但是当他从1964年东京奥运会现场离开时,他已经不仅仅是那届赛事中的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他还以人道主义、种族平等、社会平等的积极倡议者身份而在全世界声名鹊起。

米尔斯是苏族部落的一员,从小生活困苦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成为孤儿。他在运动中找到了慰藉,身为美国原住民的他在长跑项目上崭露头角,并获得了堪萨斯大学的田径奖学金。大学期间,他成为NCAA全美越野跑三冠王。他也在Big Eight越野锦标赛上夺得了首个个人冠军。

虽然在田径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是在运动生涯早期他依然经受着种族歧视,他曾经一度动过自杀的念头。但是最终,振奋起来的米尔斯希望用实际行动打脸那些诋毁他的人,他将目标锁定在奥运会10000米长跑金牌上。

成为海军中尉后,米尔斯如愿获得了奥运会10000米和马拉松的参赛资格。

夺冠时刻

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困难也随之而来。米尔斯惊悉自己为二级糖尿病临界患者,同时他还患有低血糖症,这对他的比赛表现有很大影响。

但是这些都无法抑制米尔斯对于奥运梦想的渴望。他通过努力克服了健康问题,并坚持刻苦训练,为的就是让自己能够在比赛中可以坚持更长时间。

当他抵达1964年东京奥运会赛场时,他已经做好了征服奥运会的准备。

但是当时的他寂寂无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1963年刷新世界纪录的荣·克拉克以及1963年地中海运动会5000米和10000米双冠王默罕默德·加穆迪身上。

10000米决赛进程和所有人的预想一样,克拉斯在初期领跑,米尔斯和其它人努力跟上前者的步伐。但是过了5000米大关后,米尔斯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一度取得领跑位置,但是随即又被克拉克反超。其余40位选手被甩在身后。

在比赛还剩最后两圈的时候,领跑队伍中有四位选手分别是克拉克、米尔斯、加穆迪以及埃塞俄比亚选手马默·沃尔德。渐渐的,沃尔德落了下来,领跑形势变成克拉克和米尔斯齐头并进,加穆迪紧随其后。

最后一圈的信号响起时,米尔斯反超了克拉克,但是后者在试图夺回领先的过程中右臂推了米尔斯一下,导致后者摔倒。此时加穆迪看到机会,加速赶超上来,位居第二,米尔斯排名落至第三。此时的米尔斯斗志被完全激活,不想让自己的势头就这样终止。

当时米尔斯脑海中想的就是:“我能赢,我能赢,最后一下了,我能赢,我的实力很强。”

最后时刻,他超越了克拉克和加穆迪,以28分24秒04的成绩夺得冠军,该成绩刷新了奥运会纪录,也是米尔斯的个人最佳成绩。

加穆迪收获银牌,夺冠热门克拉克斩获铜牌。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向Running Strong for American Indian Youth创始人比利·米尔斯授予总统公民奖章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向Running Strong for American Indian Youth创始人比利·米尔斯授予总统公民奖章
2013 Getty Images

后续如何

对于米尔斯来说,奥运会就是两场比赛。

在之前接受世界田联采访时,他表示:“比赛中我对自己说,我能赢,但是也有可能我无法第一个抵达终点。”

米尔斯还谈到了作为一位美国原住民运动员所经历的挣扎:“有两场比赛,第一场就当是之于破碎的灵魂,在那个过程中,我赢得了一枚奥运金牌。”

退役后,米尔斯发现了自己真正的使命——激励美国原住民。

1986年,米尔斯和尤金·克利扎克成立了面向美国印第安年轻人的Running Strong for American Indian Youth基金会,旨在为美国原住民提供帮助。

他说道:“我们希望拓宽大孩子们的眼界,鼓励年轻人要敢于梦想。”

2012年,由于从事的公益事业影响很大,他从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梅手中接过了总统公民奖章。2014年,他和另外11人一起在反诽谤联盟反对仇恨音乐会上也收获殊荣。他补充说道:“这是全球反对仇恨规格最高的奖项。”

现在的米尔斯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到来,1964年东京奥运会斩获金牌的他今年已经56岁,他计划带着家人前往东京观赛。

“我觉得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年轻人看到了世界和团结,帮助日本人走出阴霾,并逐渐发展为世界主流国家之一。如果我们能够控制好疫情,我认为日本在2021年有能力再次将世界团结在一起。”

如果能够找到投资方,一些世界顶尖田径运动员正在筹划以米尔斯东京奥运会夺金瞬间为原型打造一个塑像,以此方式向米尔斯致敬。

米尔斯表示:“我希望这座塑像能够象征全世界大团结、尊严、个性以及全球多元化,为了全世界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