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赞比亚女足队长班达:我们有信念

东京奥运会女足非洲区预算赛决赛赛场上的班达(左)
东京奥运会女足非洲区预算赛决赛赛场上的班达(左)

赞比亚女足创造历史,明年将在东京实现奥运首秀

设想一下,一支球队的重大国际比赛首秀舞台就是奥运会,这是不是很棒?

赞比亚女子足球队正是这支队伍。此前,她们从未获得过FIFA女足世界杯参赛资格,只参加过三届非洲女足锦标赛。上一次赞比亚足球队征战奥运还是男足在1988年参加首尔奥运会。

因此赞比亚女足这次闯进奥运意义非凡。

在接受奥林匹克频道采访时,赞比亚女足队长芭芭拉·班达说:“这对每个人和整个国家来说都意义重大。也很鼓励女性,因为男足都没有获得资格……我们创造了历史。”

年轻的队长

班达来自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她从七岁就开始踢球,她爸爸是领路人。

如今20岁的她回忆道:“他踢足球,也会鼓励我去踢。他跟我说,如果我在足球上有天赋,或者我喜欢踢球的话,就应该专注在上面。”

13岁时,班达代表赞比亚参加了2014年FIFA U-17世界杯,是赞比亚在这个赛事的首次露脸。几年后她成为成年球员。

之后班达效力西班牙EDFLogrono女足俱乐部,参加了首次职业足球联赛。她加入时EDFLogrono刚被推举为2018/19赛季顶级俱乐部,在赛季中排名11位,此后在2019/20赛季中排名前进至第7位。

对年轻的班达来说这简直是梦一样,当时她是唯一一位在海外踢球的赞比亚女足队员。

作为在上一赛季八位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之一,班达说:“我之前习惯的在赞比亚的踢球方式跟我在欧洲的踢球方式很不一样。在这方面,西班牙更先进些,那里的联赛竞争很大。不管是在哪支球队打比赛,都会面临强有力的竞争。在西班牙踢球让我在许多方面进步很大。”

结束在西班牙的两个赛季后,班达在一月加盟上海盛丽足球俱乐部。不过因为目前赛季暂停,她还没有实现在中国赛场的首秀。

奥运梦想成真

对于赞比亚女足来说,通往奥运舞台的路并不平坦。

班达表示:“因为每支队伍都很强,进入奥运并不容易。我们决定不要轻视任何一支队伍。”

尽管她们曾冲击前两届奥运资格,但都在第二轮比赛中遗憾出局。

这次,由于对手安哥拉宣布退出比赛,而津巴布韦队未能进入第二轮,赞比亚女足顺利晋级。在第三轮比赛中她们以3-0战胜博茨瓦纳,之后在第四轮击败对手肯尼亚队夺冠。

在决赛轮,她们的对手是世界排名比她们靠前57位的喀麦隆女足,决赛轮结果将决定她们是直接获得奥运资格还是需要在附加赛中迎战南美洲队伍智利队。

作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冠军、去年女足世界杯十六强,喀麦隆队被认为胜券在握。然而,赞比亚队在决赛中以惊人表现击败这支劲旅,获得东京奥运参赛门票。

尽管已经获得东京奥运资格,班达清楚奥运赛场将是强手林立,既有七届美洲杯冠军巴西队,也有两届世锦赛冠军美国队,而且其它已获得奥运资格的队伍全都参加了去年的女足世界杯。

面对强劲对手,赞比亚女足依然心存希望。

班达说:“我告诉我的队友们要坚定,我们要带着进入半决赛的目标去东京比赛。我们有信念,我对我们对有信心,其它队可要准备好了。”

也许人们会好奇班达为何如此自信,在她看来,原因只有一个:信念。

“我之所以有信心和勇气是因为我了解足球。只有最想获得胜利的人才能得到它。我跟队友们说如果我们想要获胜,就必须格外努力。我们要团结,不然我们将一无所获。一旦我们团结一心,万事皆有可能,”她说。

赞比亚女足对阵喀麦隆队
赞比亚女足对阵喀麦隆队
FAZ

留下自己的印记

在过去十年中,各国女子足球取得了长足进步,包括薪酬平等、女足世界杯决赛收视人数超11亿等。不过在包括部分非洲国家在内的一些地区,女子足球的发展才刚刚起步。

班达表示:“现在我们还在发展……还不能跟男子联赛比,因为他们更受重视。只有当女足取得成绩时,人们才关注我们。我们没有赞助,所以提升技能也很困难,不过我相信我们会一点一点追上来的。只要我们保持上进,就能不断进步。”

不过情况也在慢慢变好,非洲足球联合会制定了女子足球发展战略,包括扩大参与、通过比赛提升球队实力、推动观念转变等。

班达自己的愿望是能在足球这项美好的运动中留下自己的印记,她知道在自己的前面有无限的可能。

她说:“我还年轻,还在不断进步,所以我要敢想敢梦。我想成为最顶级的球员,跻身世界上最优秀的女性之列。我的目标是要留下印记,让人们记住我的名字,书写我自己的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