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波兹:为奥运梦想背井离乡

安德鲁·波兹在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男子110米栏比赛中
安德鲁·波兹在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男子110米栏比赛中

英国运动员,当今室内60米栏世锦赛、欧锦赛冠军得主安德鲁·波兹为了追逐奥运梦想前往意大利。COVID-19全球大爆发后,他在远离家乡的情况下居家隔离了很久。

前往意大利

在奥运会层面,胜负之差只在毫厘之间。志在冲击东京奥运会金牌的英国跨栏运动员安德鲁·波兹对此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

这也是他选择背井离乡,前往意大利福尔米亚接受古巴传奇教练圣地亚哥·安图内兹指导的原因。此前五位夺得奥运会110米栏冠军的运动员中,有两位是安图内兹的弟子(2008年北京奥运会冠军戴隆·罗伯斯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冠军阿尼尔·加西亚)。

安图内斯在2013年正式结束培养古巴运动员的工作,之后他开始在意大利负责一批高天赋精英运动员的培养工作。2018年,波兹抓住机会来到福尔米亚,开始接受名帅指点。安图内斯知道赢得奥运会金牌需要付出的一切。

在接受天空体育采访时波兹表示:“我当时以为我已经错过了和安图内斯共事的机会,我知道他,但是我以为他已经在五年前退休了。我有一个好朋友叫保罗·达尔·莫林,在看到他和安图内斯的合影后,我给他发信息问他是否在和安图内斯一起训练。保罗回答说是,然后他问我是否有兴趣和安图内斯的团队一起训练。”

波兹的回答当然是一句响亮的YES,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安顿自己在福尔米亚的生活。

从拉夫堡搬家到意大利过程可能比较仓促,但是在距离奥运会还有两年接受安图内斯的知道对他来说是无价的。

对此波兹表示:“我坚信自己能够在东京赢得奖牌。如果目标只是进决赛,那我可能就选在待在英国了。但是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在最高水平的舞台夺牌,这让我作出搬家到意大利的决定变得更容易一些。”

不同训练文化的震撼

未来两年波兹的训练将由古巴名帅把关。波兹接受《每周田径》采访时透露:对于安图内斯来说,速度并非最重要的,他认为技术决定一切。

“教练自己的观点是这样的,他认为在欧洲人们都急于量化一切,在跑道上你需要跑的特别快;在健身房,你需要举起更重的重量。但是教练认为,协调性、移动能力以及技术凌驾于一切之上。”

这一理念上的改变让波兹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甚至开始尝试一些非常规训练方式,包括跳舞。

“冬天时我们会进行很多节奏训练,引入萨尔萨乐曲这些东西。训练场有一些栏,放着音乐,然后在一定时间里,要在这些栏之间来回穿梭。这项训练能够训练臀部移动和节奏感,非常特别。刚开始我对自己几周后的变化非常期待。”

度过开始的过渡期后,波兹开始接受教练手把手的日常训练,不同训练的目的各不相同。安图内斯培养了他的自信心,提升了他对于自己能够夺牌的信念。波兹表示:“基于他对于我作为运动员的了解以及他从前期训练中看出的问题,这才是真正的目标。”

度过饱受伤病困扰的2019年后,安图内斯的指导开始在波兹身上显现效果。2月21日,波兹在马德里室内田径世锦赛上跑出了7秒48的个人赛季最佳成绩,延续着新年不败纪录。

但是一个月前后,一切都变了。

全世界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危机,危机源头正是COVID-19病毒。波兹的奥运梦想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闭关生活

2020年3月9日,由于新冠病毒肆虐,意大利推出了最严格的封国令。当时,欧洲其它国家的疫情并不严重,波兹被困疫情风暴中心。

波兹在意大利居家隔离,远离家乡英国的他每天只能训练两个小时。当时的局面下,这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种“恩赐”。

3月中旬波兹接受天空体育采访时表示:“意大利奥委会允许一小部分运动员为备战奥运会继续训练。”

“每天我可以在福尔米亚的训练基地训练两个小时,训练场所封闭,人与人之间需要保持社交安全距离。当时训练中心非常安静,因为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待在家中。训练氛围完全不一样了,但是能够继续训练,每天可以有机会走出家让我心存感激。”

谈到应对疫情的强制居家隔离时,波兹的反应和很多人一样,他认为隔离和失去自由是最让他不适应的。

“我以前一直是一个很独立的人,来到意大利,语言障碍意味着我的社交生活和在英国时相比,更少了。但是人与人接触的缺失对于我来说真是巨大挑战。”

回英国

3月底的时候,英国COVID-19疫情蔓延的很快,波兹决定回家。刚开始,他意识到了英国和意大利对于病毒的反应对比强烈。

“飞机上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但是当我到英国时,感觉差别很大。我知道在英国每个人对待疫情也非常重视,也都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很明显,意大利的级别更高。”

当然,过去几周还有一件大事对于波兹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那就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虽然他最初期待奥运会能够在今年举行,但是最终波兹相信,奥运会延期理由非常充分:

“之前我预测奥运会会延期到2020年10月,我也为此努力着。如果真是如此我会非常开心,因为我已经为今年的奥运会做好了充分准备。但是我完全理解延期的决定,我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