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马塞拉·库尼亚:巴西马拉松游泳女王

巴西女子马拉松游泳第一人安娜·马塞拉·库尼亚
巴西女子马拉松游泳第一人安娜·马塞拉·库尼亚

“希望我能够为我的国家赢得这枚期待已久的奖牌”

用成绩说话的安娜·马塞拉·库尼亚是巴西最成功的女子运动员。库尼亚拥有12枚世锦赛金牌,其中包括5枚金牌。现在的她期待能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加冕奥运桂冠。

“这是我的梦想,我唯独缺少的就是奥运会奖牌,所以我会全力以赴去争取。”

作为马拉松游泳(公开水域游泳)历史上获誉最多的女子运动员,FINA排名世界第一的她有绝对的信心。对此,她表示:“希望东京奥运会能够成为我马拉松游泳生涯中的巅峰时刻,希望我能够赢得这枚期待已久的金牌。”

她背后有巴西全国上下的支持,谈到这一点她表露出了自豪:“毫无疑问,这是一份巨大的责任。全国人民都信任我,相信我能够有出色的表现对我而言是一份褒奖。这份认可是我通过过去的艰苦付出而收获的最大回报之一。”

2019年是库尼亚广受认可的一年。她第六次收获国际泳联年度最佳女子公开水域游泳运动员的殊荣,此外还加入了国际游泳名人堂。

“毫无疑问,2019年对我而言是辉煌的一年。但是成功没有捷径,这都是我通过每天的努力和巨大付出换来的,这是每天坚持刻苦训练的结果。”

“马拉松游泳是我的生活,我热爱我所做的事情!”

天生的世界冠军

出生在巴西北部城市萨尔瓦多的库尼亚从小就开始游泳,至今没有停止过。

“两岁时我就会游泳了,这是我妈妈提议的。因为当时我所在的托儿所有个游泳池,妈妈为了不担心我的安危,很快就教会了我游泳。”

“在泳池中畅游、赢得比赛胜利已经无法满足小库尼亚,她开始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公开水域游泳上。8岁时,她已经专注于公开水域马拉松游泳。”

“我一直喜欢在户外游泳,在河里、海边游泳。”

在萨尔瓦多公开水域游泳是当地文化的一部分,这种文化对于库尼亚成为运动员也是一种天然助力。和那些从小在泳池中开始学习游泳的运动员相比,库尼亚从会走了以后不仅在泳池中游泳,还在公开水域游泳,都不耽误。

北京、伦敦、里约

16岁时,库尼亚已经踏上了自己的奥运会征程。当时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第五的她成为奥运会马拉松游泳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赛选手。

她回忆道:“当时能够参赛,和那些经验比我丰富许多的运动员一起比赛的感觉特别好,我获得了第五。这个成绩对于首次亮相世界舞台的运动员来说已经是非常好了。”

但是之后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经历对于她来说无疑是失望的。2012年,她没有获得参赛资格;2016年,主场作战的她仅获得第10名。

不过,奥运会的遗憾对于库尼亚来说早已翻篇。

关于伦敦奥运会,她表示:“没有时间遗憾,因为第二天我就赢得了25公里世界冠军。里约奥运会的比赛很反常。第二圈的时候我没有抓住补给品,所以我是在没有进食的情况下完成比赛的,我尽力了,但是仍然不足以获得奖牌。”

安娜·马塞拉·库尼亚庆祝2019年光州世锦赛上赢得女子公开水域5公里冠军
安娜·马塞拉·库尼亚庆祝2019年光州世锦赛上赢得女子公开水域5公里冠军
2019 Getty Images

世界冠军的训练

奥运赛场的失望无碍库尼亚对于追逐奖牌的热情,尽管她已经拥有了很多奖牌。

她表示:“夺得奖牌的当天我会尽情庆祝,但是第二天我就已经开始考虑下一个目标、下一项赛事以及下一枚奖牌了。”

这就是她整个运动生涯的座右铭。

“我一直相信自己能够在赛场取得更大的进步。”

这就是为什么28岁的库尼亚依然能够有上佳表现的原因,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首秀已经过去了将近12年。艰苦训练就是她的秘诀。

“除周日外,我坚持每天训练。我每天6点起床训练,午餐和午休之后进行下午的训练。这样的训练一般以10周为一个周期,平均每个月大概要游300公里左右,根据季节不同进行调整。在陆上,我还会进行体能训练和伤病预防训练。”

里约奥运会后,她的健康出现问题。受到自身免疫系统疾病侵袭的她不得不暂停训练。手术后仅两个月,她就忍不住要回到水中,和养病相比,她更热衷于追逐胜利。

一年后,她在匈牙利世锦赛上赢得了5公里和25公里铜牌。

对于马拉松游泳的期待

库尼亚说道:“比赛背后有很多努力、坚持和牺牲,每天都练得很苦。但与此同时,要学会享受运动,那就很美好了!”

为了保持乐趣,库尼亚每参加一项赛事就变换一次发色和发型。

“我喜欢变换造型,这样能够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除了比赛,库尼亚还希望鼓励年轻一代巴西人投身到马拉松游泳运动当中。

“我们成立了安娜·马塞拉学院,很快就会有两个项目开始实施,目标是从小学开始培养马拉松游泳人才。我们希望将这项运动普及到巴西多个地区。我们的国家很大,拥有无数海滩和河流,所以不用发愁没地方训练。”

库尼亚期待沿着巴西F1赛车传奇艾尔顿·塞纳的足迹前行。

“他是一位激励了很多人的巨星,我小时候从父母那里听到过很多关于塞纳过人天赋的故事。所以在游泳穿过36公里的卡普里海峡时,我决定戴上个性泳帽,当时的创意就是效仿塞纳那顶印有巴西国旗团的赛车头盔。他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带来了很多,给每个人带来了欢乐,我能够做到他做到的一星半点,就心满意足了。”